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0-29


反思微软“黑屏”:我们都是孔乙己


 


(本文发表于《金融时报》FT中文网28日头条


 


“微软黑屏事件”显然是一桩被夸大的事件,以至于国内有一位律师甚至向公安局举报微软的这一“黑客”行为。关于微软“黑屏”与黑客或流氓软件之间本质上的区别,本文略过不谈。但“黑屏事件”惹起中国网民的一些观点和态度,值得我们作个反思。


 


凤凰卫视的著名记者闾丘露薇在新浪博客撰文说,微软黑屏在香港成不了新闻。成不了新闻的原因是,软件盗版同样是一种盗窃行为,盗版软件使用者与盗窃犯一样要承担刑事责任。


 


让闾丘露薇感觉惊讶的是,微软黑屏在中国内地成为一个轰动性的新闻,许多人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肯定是不对的行为辩解。因此,我们现在要讨论的盗版问题,有一个前提是要首先明确盗版的是非问题。


 


我们都是孔乙己


 


毋庸讳言,我们中国大多数电脑用户都使用着盗版软件。再往前推一步,我们买电脑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把软件列入到电脑的购置成本预算中?我们许多电脑用户愿意为更高更新的硬件配置掏钱,但是,启动和使用电脑所必须的软件、没有它电脑就不成其为电脑或者不能随心所欲为我所用的这个软件,我们却有各种途径免费但非法地获得。我们不自觉地呼吸着空气,我们不自觉地使用着盗版。没有太多人知道使用盗版是非法的,也没有多少人使用盗版的时候会有一种犯罪感、或者至少心里会有哪怕一丝的内疚。


 


我们为什么不内疚?因为我们习惯了使用盗版,因为有我们的一些民族主义者和评论家们在鼓励我们使用盗版,因为我们甚至都不需要孔乙己老先生“窃书不能算偷” 那样为自己辩护——因为我们人人都是孔乙己。


 


电脑的硬件是工程师设计、千千万万的工人生产制作出来的;软件也一样,不同的是,它需要更多更优秀的工程师把它开发设计出来;电脑的芯片有令人肃然生畏的伟大,它有一个我们能够看见、感觉和触摸得到的外在;电脑的软件可能有更伟大的内涵,但令人遗憾的是它的外在只是一张冰冷的光盘。


 


当我们使用盗版软件的时候,我们不只是在盗取软件开发商的收入和利润,我们也是在盗取软件开发工程师们辛勤的劳动成果和他们的薪水。


 


微软暴利是相对的


 


我们使用微软的Windows和Office盗版还有一个很便当的理由,即它们定价太高,微软存在垄断暴利。


 


先说垄断。垄断几乎是微软的一个代名词,无论是Windows还是Office,它们都占了全球同类产品90%左右的市场份额。光从这个市场份额的数据看,微软都脱不了垄断的嫌疑。但垄断性市场份额不等同于垄断行为,而且微软近十年来在美国和欧盟被提起的垄断诉讼,大多与Windows上捆绑互联网应用程序有关,与Windows和Office这两个产品本身并无多大关系。


 


垄断不一定促成暴利。将微软的净利率与我们熟知的一些公司相对照,我们可以看出,微软还算不上是一个最暴利的企业。


 












































公司名称


07年度净利率


巨人网络


74.4%


网易


54.8%


盛大


56.6%


阿里巴巴


44.7%


腾讯


41.0%


百度


36.1%


微软


29.3%


Google


25.3%


中国移动


24.4%


新浪


23.5%


搜狐


18.5%


英特尔


18.2%


 


不可否认,当前Windows和Office的价格对许多中国用户的收入水平来说确实过高。但我们头脑中仍然存在着重硬件轻软件的思维定势,正是这种思维定势让我们很容易看低一张薄薄的光盘或者几个小时BT下载即可安装使用的软件所包含的价值。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品牌电脑价格并不比国外便宜,有的还偏高不少,但我们很容易接受硬件的价格,却不能接受与国外价格相当的软件价格。


 


损害中国软件业的是盗版


 


微软养着成千上万世界上顶级的软件工程师,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开发出来的Windows和Office产品,如果得不到版权保护,微软这样的顶尖级企业就不可能出现,它所能带动的全球整个IT业的产业链发展和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也就无从谈起。


 


据说西方国家发明一种新药,平均需要投入10亿美元,耗费大约10年的时间。试想,如果发明的新药不受知识产权的保护而能随意被人复制和仿效,谁还敢于花十年的时间投入10亿美元去研发新药?


 


软件行业也一样。中国至今为止没有出现一个软件业巨头,主要原因不是微软的垄断,微软垄断的也只是Windows和Office两种产品而已;阻碍我国软件业发展的,恰恰是盗版。因为盗版,没人敢做大规模的研发投入。


 


金山是中国软件业的一杆旗帜,金山推出的WPS、金山词霸、金山毒霸等,都没让金山脱颖而出成为我国的软件巨头,最后只好转向网络游戏,才有机会终于完成了上市。金山是被微软打败的吗?金山的创始人、中国程序员第一人求伯君很明白,金山是被盗版打败的。


 


都说中国互联网没有创意,因为中国有无视知识产权的复制和模仿这条最便宜的捷径可走。


 


棘手的盗版与假冒伪劣产品


 


倪光南院士说,中国人被微软“劫持”了。在我看来,恰恰是微软被我们中国人的盗版劫持了。中国一定是微软最感棘手的国家,因为微软至今为止找不到一种有效的办法,来对付中国的盗版者和盗版用户。黑屏不是有效的办法,我们的政府也没有拿出有效的办法来。


 


治理假冒伪劣产品本应是政府的责任,但是深受假冒困扰的宝洁公司不得不与其他同样遭受假冒侵害的跨国公司联合发起成立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以自己的力量负担起侦查、追踪、卧底调查、收买线人、有奖举报等听上去本应属于我们的政府有关部门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假冒伪劣产品对我们消费者造成的是直接的侵害,我们因此很容易对打击假冒伪劣持赞成的态度。打击盗版为什么不呢?


 


盗版是一种不健康也不公平的经济形态


 


初看起来,盗版让我们省了不少银子,让我们能够畅行无阻地使用电脑和互联网。诚然,盗版对培育我国的电脑用户、我们的程序员和软件工程师以及电脑知识的普及教育起了很大的有益作用。但是,从大局看来,我国的软件业却遭受着盗版的侵害,使得我们这个世界上电脑和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软件业的发展水平却远远落后于印度。盗版就像以牺牲环境和生态为代价的经济发展一样,侵害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健康运行。


 


盗版还让正版用户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侵害了他们的经济利益。因为盗版给软件企业造成的损失,会部分转嫁到正版用户的头上,使软件的定价更是居高不下。10亿美元的研发成本,是摊销到1000万份正版售出的软件上还是2000万个正版售出的软件上,最终产品的定价是有显著差别的。


 


或许,我们当前还很难拒绝盗版,但至少,让微软和金山这样的受害企业,享有合法主张权利的权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