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18

按:上周末给《金融时报》(FT中文网)写了一篇约稿,经编辑修改后在7月15日发表。编辑告知文章在FT中文网取得了当天排名第二的点击率(Page View)。


 


我写的原文比较长,编辑作了非常有效的删改。简洁的文章请参见: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20570&pos=RIGHT_HLB&pa1=0&pa2=1&loc=SECTION


 


现在这儿贴出我的原文,也算是我前期对微软收购雅虎案的关心作一个了结罢。


 


雅虎的教训


 


微软收购雅虎这件事,像极了一个在你我身边发生的不成功的恋爱故事。本应该是一个欢欢喜喜的结局,但现在不仅闹得不欢而散,还各自心生怨恨,更有第三者横生枝节。所有的人都很受伤,高兴的怕是只有Google一家。


 


根据7月初激进投资者卡尔·埃康(Carl Icahn,也译作以坎)和微软分头发布的通告,埃康前不久和微软的CEO鲍尔默进行了几次会谈。会谈中,微软向埃康说明,微软之所以抽身而退,是因为收购雅虎这项高达近500亿美元的交易可能需要等待美国政府和欧盟最长可达一年以上的审查期,在审查期间微软需要押上一笔巨款不能动用;而根据鲍尔默与雅虎CEO杨致远及雅虎董事会打交道的经验,鲍尔默极不放心在等待审查的过程中雅虎还继续由杨致远和现任的雅虎董事会掌舵,如果在这期间雅虎管理不善,就意味着对微软造成巨大损失。


 


由此可见,造成微软和雅虎最终愤愤然分手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两大巨头间缺乏最基础的互相信任。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软件业霸主微软,被雅虎和Google以及其他在美国加州硅谷兴起的新技术公司称作“邪恶帝国”,微软向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发展,几乎等同于异族入侵,双方各自持有的文化优越感就是建立互信的最大障碍。何况微软的收购方案中,虽然保留雅虎的硅谷总部,但主要的人事安排大多将来自当前比雅虎要弱小得多的微软互联网事业部,雅虎在日常运作中都将听命于西雅图。


 


我们能够理解,要让雅虎这个曾经是互联网的代名词、一个把美国和全球的互联网热搅得火热的先锋,承认自己失败并不再具备独立发展可能性这个事实,确实有点难。但问题是这个事实已经存在两三年了,雅虎竟然浑而不觉,尤其是杨致远与雅虎董事会似乎完全没有能够体会到雅虎股东们的情绪和心境,依然怀着唐吉珂德战风车一样的勇气和信念,这就不是一件可嘉的事情了。毕竟,在美国的企业制度下,杨致远作为雅虎董事、尤其是07年当了雅虎CEO之后,其雅虎创始人的身份,就必须被雅虎股东的信托责任人身份代替。在股东信托责任中,不允许掺入创业者情结之类的情绪左右或影响其商业判断。


 


不幸的是,虽然杨致远一直坚持认为他和雅虎董事会的所作所为,都是从雅虎股东的最大利益出发的,但他犯下的一系列错误让他在媒体、雅虎股东和埃康的口诛笔伐下百口莫辩。最让媒体诟病的是5月初那次未能在价格上达成一致意见而导致微软抽身而退的西雅图会谈,尽管雅虎的几个大股东已经向雅虎董事会表达了愿意以每股33~34美元出手的意见,但参会的杨致远和其联合创始人大卫·费罗却仍然向微软报出了37美元的要价。更要命的是,费罗并不是雅虎董事会成员,与微软的谈判却仅有雅虎的这两个联合创始人参加,这给外界和微软一个毋庸置疑的口实:雅虎在与微软的谈判中还仍然是其创始人说了算。杨致远可能心里想的是为雅虎股东争取到最大利益,不料自己却因此而担负起了违反股东信托责任这样的法律责任。


 


微软收购雅虎的第一阶段是微软上门求婚,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对微软的态度是冷淡、敷衍,导致微软横下一心逼婚。在逼婚阶段,雅虎放不下的是自己的身价。诚然,一家公司的身价常被当前的股市市值高估或低估,尤其是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未来的战略发展思路和执行力,常常不能被当前的市场充分认识。但雅虎过分醉心于它自己的宏伟蓝图将为雅虎股票带来的升值潜力,而在与微软的谈判中忽视或轻视了这几个重要因素:


 


一是微软31美元的出价,与微软提出收购报价前的雅虎股价相比,已经有60%以上的溢价,这个溢价已经能够让大部分雅虎的股东喜形于色地接受;这些持股已久的雅虎股东,由于雅虎业绩连续两年以上的疲软而对雅虎的竞争力失去了信心,因此他们大多数都对微软收购雅虎持赞成的态度。所以负有信托责任的雅虎董事会怎么能对这一交易如此冷漠和敷衍呢?


 


二是美国和全球经济正在走向疲软和衰退,以(品牌)显示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雅虎,未来业绩不可避免将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即使雅虎未来业绩不受影响,但股市大势对雅虎股价的影响仍不可避免。这也促使雅虎股东支持微软收购雅虎这个交易尽早达成、从而收回股市投资并落袋为安。因此,雅虎董事会按理应当和微软一样性急一点才对。判断经济走势及经济走势对互联网企业可能造成的影响,杨致远似乎远没有马云敏锐。马云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对08年的经济形势表达了其不乐观的看法,这也是阿里巴巴突然决定赶在经济热潮的尾声上市的原因。


 


三是只有微软才具备收购雅虎经济合理性和能力。不管雅虎当初为了抵御微软,是否与时代华纳旗下有点过气的AOL(美国在线)、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始终还找不到盈利模式的MySpace有过实际接触,但最后的事实是,除了微软谁也提不出一个有竞争力的报价。因此微软不可能自己与自己竞价,即使提价也是为了尽快达成协议的目的。杨致远和费罗,在微软最后通牒已过的时候,还在漫天要价,并指望着微软至少还会再作一次让步,结果是,他俩从西雅图机场回到其在硅谷的办公室刚坐定没多久,就接到了鲍尔默撤销交易的电话通知。


 


四是微软收购雅虎这一事件已经把雅虎的股价推高了50%,如果这一事件最终以微软中途撤退收场,雅虎还有什么招术让自己的股价不至于跳水而引发雅虎股东的抱怨并提起法律诉讼?这种后果事先都被不少人提出和警告过,但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可能仍然过分祈求获得雅虎独立发展的侥幸机会,微软如果主动撤退,不是正合其心吗?


 


对股价大跌和股东民心背离之类危局的认识与把握,雅虎董事会虽有所认识,并做好了立即与Google合作、以期与Google合作的预期收益来抵消股价下滑的幅度。这确实起了一定的收效,但是把搜索引擎广告这个最代表核心竞争力的网络广告业务环节外包给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对雅虎的工程师、销售人员、管理层和普通员工的自尊、士气与创新精神都将是极大的打击。将自己出售给微软是承认自己失败、与Google在搜索引擎广告投放上合作,也一样是承认失败。


 


总之,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在与微软的收购谈判中的表现,首先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与股东的关系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尤其是对雅虎股东的诉求把握不准,导致在谈判中严重失策,让股东利益严重受损。其次是操控能力不强,应变能力不足,应变时机选择有误,导致微软误读并最终抽身而退。


 


在谈判时停时续的5个多月中,每一个阶段结束后,雅虎都轻易地认为微软或埃康的威胁已经远去,但变局却是一个接着一个,雅虎都是疲于应付。事实上任何一个阶段的结尾处都提示着这不是句号,而会有新的变局发生。


 


譬如,微软在5月初与雅虎断然终止谈判后两周,又与雅虎续开了我们现在可以称之为最后阶段的谈判。这次谈判应该是雅虎董事会顶不住来自股东的压力而主动向微软示意下促成的,但让没想到的是微软来了一个接近90度的大转弯,尽管雅虎一再表示愿意接受微软上一阶段提出的33美元的最终报价,但微软非常坚定地表示,已经无意就整体收购雅虎进行谈判,而只对雅虎的搜索感兴趣。于是这回是雅虎率先抽身而退,回头立即与Google签立了搜索引擎广告外包协议。


 


雅虎拒绝微软只收购搜索业务的交易可能没错,但应当事先或事后很快考虑到埃康这个因素。埃康要在8月1日雅虎股东大会上以他提名的董事会名单去代替雅虎整个董事会,这有一个大前提,即微软仍然愿意整体收购雅虎、并且他埃康进入雅虎董事会后能够在股东满意的价位上成功地促成这项交易。但微软不仅向雅虎董事会而且还向多个媒体表示,微软已不再考虑对雅虎实行整体收购。既然微软表态不再愿意整体收购雅虎,埃康这把悬在雅虎董事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本就自动消除了。


 


问题是埃康,一个已有十数次成功经验的企业狩猎者(Corporate Raider),在微软收购雅虎这件事上已经押了至少1.2亿美元的赌注,会甘心就此认输吗?只要仔细想想就可发现,只要埃康不甘认输,他唯一的却并不是很难实现的办法就是把远去的微软重新拉回来,向雅虎的股东们表个态。埃康的能量是不能小觑的,即使是以前在其他收购事件上不愿意配合埃康行动的大牌机构投资者如雅虎的第一大股东Capital Research,由于已经对雅虎在微软收购谈判中举措失当而极度失望,而极有可能被埃康拉进他的统一战线中。


 


在这儿埃康争取微软的动机是昭然若揭的,关键的一步是微软是否愿意表这个态。微软在这个谈判过程中的善变与心口不一其实都有迹可寻,譬如鲍尔默的每一封致雅虎董事会的公开信,都在根据雅虎股东的情绪反应而选择各种指责雅虎董事会的理由。在把握雅虎股东情绪方面,微软确实比雅虎做得好多了。问题是,雅虎与微软已经接触了5个来月,应该从微软的斑斑“劣迹”判断出它会最终撕破脸皮的可能性。但遗憾的是,杨致远每一次给他的员工写信,都声称微软给雅虎带来的动荡或干扰已经远去。给员工这么说说可以,但自己心里要真是这样想的就错了。不幸的是,从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的表现来看,他们和鸦片战争时道光皇帝和他的大臣们对战事的判断几乎一样,总觉得英军打过这一仗总该完了吧,但战事却没完没了,战火一直烧到南京,等到签了《南京条约》才算完。


 


微软什么时候才算完?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得先弄明白微软挑起这场战争所要获得的利益底线。对微软来说,雅虎如果不能被自己纳入麾下,或者不能交上雅虎这个朋友,那雅虎就是自己的敌人。让敌人受难就是自己得益。这是微软的底线,尽管不是那么地道。最怕微软是这么一个思路,因为把雅虎当敌人时,微软用不着爱惜雅虎,包括雅虎的人才。


 


当然,雅虎的搜索仍然是微软最想要的,因此到目前为止它还仍然盯着雅虎的搜索不放。其实雅虎的内容与(品牌)显示广告至少也同样对微软大有裨益,但不知道是鲍尔默小气还是像默多克批评的那样,在收购上明显地不够老练。也可能是由于早已退居二线的盖茨不支持收购雅虎的原因,导致巴尔默对整体收购雅虎的信念和价值观发生了动摇。


 


离8月1日的雅虎董事会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微软通过埃康向雅虎股东作出的不确定承诺将对雅虎股东们产生多大的归附作用,现在还很难下判断,因为这涉及到雅虎董事会、埃康、雅虎大股东及埃康四大股势力的角力较量。但雅虎自从微软首次提出收购建议以来,雅虎除用过拖延术和自残术(与Google结盟)之外,并没有多少可以动用的其他手段和力量。杨致远挺身出来骂骂微软和鲍尔默、再苦口婆心劝说雅虎股东们不要轻信埃康和微软,都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倒是埃康和微软,在煽动起股东情绪后还有一些踏踏实实的事情可做。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们曾经那么喜欢过的雅虎,为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作出过卓越贡献的雅虎,现在正在遭难。微软现在的做法尽管不地道甚至残忍,但雅虎的独立发展即使躲过了微软这一劫,也会被微软折磨得伤筋动骨、死去活来般地难受。


 


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们,需要记住雅虎的教训。首要的一条当然是,保持创新的活力,别让Google这样的后起之秀把你逼到雅虎现在这个地步。

2008-07-16


不要把孩子连同脏水一起泼掉


 


就北京市工商局提出的《意见》的意见,现在还存在着这样几个误区或者说“假定”,即:


 


1.     目前包括淘宝、易趣和拍拍这三个C2C平台上的卖家大多卖的是假货或行坑蒙拐骗之道而让购物消费者即买家深受其害,才会有国家出台政策法规进行规范管理的必要;


 


2.     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的政策法规一定能起到对卖家进行规范化管理的作用;


 


3.     任何对卖家进行的规范管理,或对卖家不利的政策法规,一定是对买家有利的;保护买家利益的政策,一定会受到卖家的反对;卖家反对的,则一定是买家拥护的。


 


我们就从第一个假定开始说起。我不否认,淘宝等C2C平台上确实存在售假与欺骗消费者的卖家,就跟我们网下的集贸市场、超市甚至大的购物中心也经常会碰到的情况一样。互联网不可能是一个清静的世界,我曾说过它是我们现实生活的反映。那么果真网上的店铺就一定比网下的实体店铺问题更严重吗?我本人多年的网购经验让我得出的是一个相反的结论。


 


网上卖家给我的感觉是更注重诚信,他们把自己的信用度和好评率视同生命,因此我这个比较粗心的买家在购物时自己犯的错误,都能够得到卖家的原谅,网下购物经常或根本做不到的退、换货,以及卖家向老顾客主动让利的做法,我碰到了许多次。


 


我是一个老烟民,为了戒烟需要,多次在网上购买戒烟的口香糖,每一次下订单,卖家总是叮嘱我戒烟决心要坚定,希望我吃完这批口香糖之后就不用再向她买了。有一次在下单时顺便说到我眼睛不舒服,她立即在发货时给我送了一支眼药水。这种购物体验事实上跟看病有私人医生一样让消费者心里感觉温暖。这正是我们在现实社会的购物消费行为中所特别缺乏的信任与关怀。


 


为什么火车站等流动人口集中的地方,人们都不敢在那儿购物或者吃饭?因为那儿的商店和饭店老板的生意不需要回头客,他们等着“冤大头”上门,然后狠狠地宰上一刀。为什么会有冤大头送上门挨宰?因为这些商家都没有公之于众的诚信记录。为什么我们现实中的购物消费行为得不到个性化的关怀?同样的理由,商家没有你的消费记录。


 


现实中做不到的,网上店铺做到了。因为有了交易信用度和好评率,我们买家知道向哪一家店铺下单购物最安全;我们可以查到他们的诚信记录,他们也很容易识别出来谁是他们的老顾客。诚信交易和个性化关怀,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多么缺少因而弥足珍贵的购物体验,我不忍心看到它们得而复失。


 


正是因为卖家的生意以信用度和好评率为基础,他们才把它们视同生命。中国历史上盛极一时的晋商,对诚信的信守与爱惜,我想也莫过于此。这是美国eBay诞生出C2C这种模式的时候,对互联网与电子商务作出的最大一项贡献。说来也巧,这种买卖双方的诚信机制及由此派生出的自律机制在中国远比在西方发达国家重要,因为中国社会发展史上诚信与信用的社会基础机制一直付之阙如。


 


那么为什么网购会给人假货与欺骗泛滥的印象呢?从我们媒体和舆论报道出来的一些案例看,消费者受骗上当的情况多数发生在非C2C平台上,或者对C2C平台的信用机制比较陌生、从而轻信了卖家建议转去网下交易或者不用C2C平台提供的支付工具如支付宝付款,或者快递配送过程中出现货物遗失或损坏引起买卖纠纷,以及产生买卖纠纷后C2C平台的客服处理不公或处置不当这样几类情况。


 


我们正望咨询2007年度的网上购物调查提供了这么几个数字:网上购物消费者对C2C平台尤其是淘宝有极高的忠诚度,京沪穗深分别只有2.8%和5.1%的网购消费者以后不打算继续在网上购物或减少在网上购物,而有三分之二、在成都和武汉等中西部城市则有四分之三以上的网购消费者都会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推荐上淘宝购物。如果有人不相信这个结果,可自行或者委托任何权威机构进行调查复验,只要调查方法是符合统计学的随机抽样就行。


 


我们的这几个调查数字说明了,在淘宝等平台上的网上购物体验对极大多数消费者来说是满意的和令人愉快的,而完全不是舆论渲染的那样糟糕。


 


淘宝这样的C2C平台为什么能够做得这么好?因为除了上面所说的引自美国eBay的信用机制外,淘宝还结合中国国情带头实施了付款担保和先行赔付的措施,让买家在实际付款前能够首先收货和验货,大大降低了买家受骗上当的风险,同时也克服了买家对验货前付款和卖家对发货后收款都存在的恐惧心理。这也是淘宝打败eBay中国最厉害的一件法宝。淘宝接下去正在做的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是包括7日无条件退货在内的买家权益保障计划,这项计划如果在淘宝成功了,我相信易趣和拍拍也会随之推出类似的计划。我也充分相信,这些C2C平台经营者如果不受干扰地继续经营下去,只会是越来越好。因为他们做到了一点,他们了解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了解中国的消费者,他们也了解他们的事业基础必须而且只能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


 


这篇文章越写越长了,我还是简短地结束吧。


 


针对文章开头提到的第二个假定,说到这儿我想读者也差不多明白了。北京工商局出台的《意见》没做到的是什么?他们没做到、而淘宝、易趣和拍拍们做到了的,正是对中国互联网用户、中国消费者和中国国情的了解。缺了这一点,《意见》就缺少了立论与立法的基础。在一个错误的地基上搭建不了一座宏伟的大厦,工商局是否有权以及出发点是否是好的,我们都不必再讨论了。


 


第三个假定,诚然政府部门的首要职责是维护消费者的正当权益,我以前也曾经呼吁过像信产部这样的政府部门,制定政策的时候首先要考虑消费者权益而不是电信运营商的利益。但是,如果政府部门指定的政策法规严重打击了行业的生存与发展的时候,我们消费者权益可能会受到更大的损害。更不消说《意见》要把已经成熟、规范、自律的一整套C2C平台上的交易保障系统推倒,重新出台一个100%多余的注册认证办法,并且剥夺了互联网与电子商务的钟毓灵秀之美,造福万民之德,这样的办法,对C2C平台经营者、卖家和买家三方中的任何一方都不会是个福音,无论是目前还是长远。


 


希望我们政府部门制定政策法规的时候,一定不要把孩子连同脏水一起泼出去。


 


我前一篇文章,留下了许多网友非常宝贵的评论、意见和建议。我的思维和论辩,也从他们的留言中吸取了营养。夜深了,恕我不能在此一一列出,但这儿引用一位未留名网友的留言,作为这篇文章的终结:



记得郎咸平说过,中国最大问题的就是“不划道,让你自己摸石头过河,大家一起摸”。真正的市场经济是不划道的地方,你随便走,走多远都没问题,而有道的地方就要严格按道走,但这个道不是虚的,而是一条可以严格保证公平秩序的道。其实电子商务在技术手段上最容易实现这一原则。如果维护不了公平的秩序,那还不如不划道。

2008-07-04

北京市工商局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关于贯彻落实《〈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加强电子商务监督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本人粗读一遍后,感觉这不是在促进而是在阻碍甚至扼杀信息化。


 


谁都知道C2C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五大商业模式之一,是信息化时代利用互联网造福社会、促进经济发展的一大创举(网络游戏和无线增值业务除外)。诚然,无论美国的eBay还是中国的淘宝,C2C中的头一个C即卖家,都已经被大多以经营为目的的个体或企业经营者代替,但无论卖家是个体还是企业,他们都服从于已经发展成熟的一整套网上交易及交易保障系统,譬如这些年来参照eBay的做法建立起来的网上买家与卖家的信用度机制,以及淘宝推行开来的担保赔付机制和正在推广的无条件退货买家保障计划,在我看来就非常适合传统上缺乏商业诚信与信用基础的中国社会,而且要比网下交易来得成熟和规范。


 


我国电子商务的规范化发展,是在缺乏诚信与信用系统、网上支付系统与物流配送系统这三大经济基础设施要件的情况下,通过王峻涛、马云、邵亦波、李国庆、陈年等几代电子商务的先行者与实践者十年的心血换来的。毫不夸张地说,我国的电子商务走到现在的阶段,是完成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是的,网上购物现在还不尽如人意,商业欺诈与假冒伪劣的现象时有发生,但我从来坚持这样的看法,即网上的所有现象都是现实社会的反映,现实社会中尚未杜绝甚至还很猖獗的商业欺诈行为,网上也不可能杜绝或根除。电子商务不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它扎根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


 


我们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及其他政府职能部门能做什么?管好电子商务赖以扎根的社会,任何商业欺诈行为,无论它是网上还是往下的交易,源头都在现实社会。但是,至少在我们政府的行政效率提高到也能够用互联网手段管理我们的社会与日常经济活动之前,请别把一套现在行之有效的电子商务交易保障系统撇到一边,用传统的、前互联网时代的行政手段来管理我们的互联网经济。


 


用现在的行政手段来管理我们的电子商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的大多数卖家、其中许许多多是因我们这个社会不能充分就业而自谋生计的“学生”们,他们将不得不向人告贷借来注册资金来进行工商注册,履行一道道繁琐的、长达月余的工商注册、银行开户、税务登记……,而且在此之前,按照《意见》的规定,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还得重新租房甚至租用写字楼来能满足注册登记条件。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些没有其他工作的C2C卖家,大多数都将重新回到失业队伍中去。当然目前只是北京市提出了《意见》,北京的卖家当然可以纷纷将注册地改为外地,但如果外地也都纷纷提了《意见》呢?C2C作为一种适合中国国情的商业模式可能也就走到头了。但C2C退去后的B2C,真的就能够按《意见》的办法管理好吗?现在电子商务的问题,恰恰更多是出在除了当当、卓越等少数已有建树的B2C网站外的、那些为数众多的长尾B2C网站的监管上。何况,电视购物的问题,比电子商务的问题更突出。


 


去年《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发布的时候,条例的制定者回复记者提问时解释,工商登记注册条款不适用于淘宝之类在外地注册的电子商务网站。现在北京市工商局发布的《意见》,对此并没有例外的规定或解释,我们只能认为它适用于C2C平台上以北京为经营地的全部卖家。


 


十年前,我在国外注册一家公司,只要跑一个衙门、交几十个美元、填一张表、花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能办完一切手续。七年前,我的朋友在国外注册一家公司,他足不出户全部手续都在网上申办完毕,手续费还便宜了六折。我们的工商行政管理局是不是等到有了这种行政效率的时候,再提出你们现在的这个《意见》不迟?


 


《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中不仅对电子商务、还对电子政务提出了要求。但我们政府职能部门的网站,有几个称得上真正实现了电子政务功能的呢?大多数网站无非是替代了当年油印的《办事须知》和设在政府办公楼大门口的公告栏而已。北京市工商局的这份《意见》中提到的、它自己去年公布的京工商〔2007〕195号文件,我竟然还需要从其他网站才搜索到。


 


说完工商行政管理,我们也来说说电子商务的税收问题。我反对工商注册,反对的是用繁琐的行政手段来办理工商登记注册;我反对工商注册,但不反对向网上交易征税。但征税有一个前提,就是征得的税款至少要抵得过为征税付出的成本,不然税务部门就是在用我们其他纳税人交的钱做一项注定亏损的买卖。用现行的征税办法向电子商务征税,不消说这一定会是一笔亏损的买卖。


 


希望税务部门的“意见”,跟得上互联网这个大时代。我的意见是,还是等着我们网民们先提个意见。通过互联网来了解民情、汇聚民智,这本是我们***主席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