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8-29



为我们的社会尽一份责任


 


看到中国媒体界人士在富士康事件中这么齐心,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欣慰。写《富士康的恫吓与核讹诈》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很担心中国媒体是否会在这一事件中抱成一团。看来我错了,媒体界人士更有一种泰山压顶时爆发出来的壮怀激烈。我最先看到《经济观察报》的总编何力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总编刘洲伟等人的身影,他们作为《第一财经日报》直接竞争对手的掌门人,迅速挺身而出谴责富士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流氓威胁和讹诈,令人产生由衷的敬佩。更不消说的是,《第一财经日报》总编秦朔,在过去的一个来月中,一直挺身支持着自己的记者和编辑,为他们分担和化解来自富士康的巨大压力。


 


我想富士康比我错得更严重,它严重低估了中国媒体和中国广大读者的凝聚力,以及我们大多数人的良知、智慧和决心。


 


我并不认识翁宝和王佑,周一上午才在网上看到有关富士康状告记者索赔三千万的消息。由于当时只有寥寥数篇新闻报道,我写的文章犯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误。根据王佑的自述,她是在对英国《星期日邮报》的报道预先不知情的情况下,根据自己的新闻线索写出的第一篇关于富士康员工状况的报道。我因此更敬重王佑,她有着记者所应有的新闻触觉和社会良知。


 


感谢这么多的读者在我的文章后评论和留言。富士康事件首先需要法律界人士的援助,消除还悬在翁宝和王佑头上的巨大威胁,还他们一个经济生活的自由,一个记者作为职业的自由。我们在谴责富士康恶劣行径的同时,更需要从体制上保证富有正义和社会良知的中国记者不再被富士康或者富士康之流恶意状告、威胁和讹诈,要让郭台铭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而且也将是失败的一次”。


 


我和大多数读者一样,不属于媒体与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但我们共同的声音,一定能够起到打击不良企业的嚣张气焰、维护社会良知、改善法律环境、建设和谐社会的作用。


 


我们是在为我们的社会尽一份责任。


 


下面是我今天所读到的我认为很有见地的几篇文章:


 


新浪网友:建议最高人民法院直接调取本案审理


财经杂志:诉讼案司法状况至少存在3个问题


时寒冰:是谁把记者推到了靶心


陈随有:3000万,不仅是在向记者索赔


南都周刊副主编:富士康案中可疑的第三方力量


明基电通董事长李焜耀:苍狼与斯巴达终归消失

2006-08-28

富士康的恫吓与“核讹诈”


 


今早上网看到“记者报道富士康案,遭3千万索赔”这则让我倍感震惊的新闻。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但据我所知,这应该是古今中外历史上针对记者个人发出的一个最大胆的恫吓行为。


 


之所以说是恫吓,有这么几条理由:


 


一、富士康明知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报道行为是其职务行为,却只告记者不告记者供职的报社,而且索赔金额几近天文数字,这种做法与核讹诈毫无二致。


 


二、富士康涉嫌“血汗工厂”的黑幕,最早是由英国《星期日邮报》披露的,它不仅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而且正是它的报道,才首先引起了苹果公司和国际劳工组织的关注,并促使苹果公司派员对富士康进行调查。要论对富士康造成“侵害”的程度,英国《星期日邮报》是不可饶恕的“首犯”。富士康为什么不告英国《星期日邮报》?这是它核讹诈的本性决定了的。


 


三、富士康的屁股很干净吗?苹果公司的调查至少证明了它还有没擦干净的地方。何况苹果公司与富士康是利益共同体,苹果公司的调查不能被当作一个公允的结论。就算我们接受苹果公司的调查结论,我们也仍然看不到富士康是一个有着足够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一个并没有承担起社会责任的企业,去告承担着社会责任和公众知情权的媒体工作者,当然明白在英国和美国,不仅得不到法律支持,而且还要冒触犯众怒以致神人共愤的风险。这正是恫吓者恃强凌弱的心理写照。


 


一个在英国和美国不敢告、在台湾也没告成的富士康,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让它在中国大陆得逞。

2006-08-19



250万元的情理与法理


 


(为媒体错误引述我的原话而作的延伸评论)


 


“谁都可以XX我,就那个谁谁谁不可以,他没有这个资格”这句话,预计将可能成为新的网络流行语。


 


根据无聊布棉–徐财星的文章,说过这句话的目前有周鸿祎和郭凡生二人,但谁是原创作者,暂无法判断。


 


周鸿祎过去的老部下、目前继续留在雅虎中国的田健,首先说了一句“3721是否是流氓软件,周鸿祎说了不算”的话。这句话应当是周鸿祎版语录的雏形,因为都跟对方的话语权有关。不过田的话相对软一些,他充其量只是质疑而不是剥夺周的话语权而已。周的话则是剥夺了田的话语权。


 


周要剥夺田的话语权的前提是,周给过田250万元。这250万元听起来很像是一笔封口费,如果当初两人果真是这么决定的,那么在情理与法理上,田都是不该出来说话的。但无论田还是周,好像都确认这笔钱事实上是作为奖金发放给田的。奖金只与过去的表现有关,而与未来的责任无关,因此周似乎不能从法理上剥夺田的话语权。


 


中国人一般很讲情理,情理也往往大于法理。情理这个事,一般都是各表各的情,各说各的理。按照周的情理来讲,田是周的部下,田就自然不能再说周的不是了。可问题是,王航当年也是田的部下,王航站出来说田的不是,在情理上是不是也亏缺了点?


 


往大点说,当年毛泽东不该搞农民起义,因为他家本来就是富农,毛家作为既得利益者,搞农民运动造反他没有资格。毛泽东更没理由造国民党的反,因为国民党待毛不薄啊,让他当了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长。


 


所以,在当今社会,我们可能要更多地从法理而不是情理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可喜的是,周已经将雅虎中国和田健告上了法庭,雅虎中国看来也要与周在法庭上见。说明最后解决问题的,还是得靠法理。不幸的是,周和田、以及原来的老东家雅虎中国,可能从此决裂;情理再大,这种决裂恐怕也是难以再修复的。


 


顺便说一下郭凡生版语录。郭凡生说,谁都可以骂我亏损,只有马云不行,他的淘宝网也是在亏损,而且是巨亏”这句话在搞文学与电影评论的人听来特别耳熟,一个作家或者导演被负面评论而气急的时候,也常常丢给评论者这样一句话:没写过小说(或者没拍过电影),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作品?


 


本人也准备着会有人这么说我这篇评论。文前已经说了,这将成为一条新的网络流行语。

2006-08-18

我们是否该信任360安全卫士


 



我的电脑一直使用OEM原装的Norton反病毒软件,只要是处在网络连接中,它就会时不时地弹出有病毒或木马入侵的警告。我总担心它会不会偶尔错过漏过几个病毒或者木马,于是昨天看完洪波的博客,也赶紧下了个360安全卫士查查。结果和洪波一样,360安全卫士并没能从我的笔记本中抓出一个流氓。洪波有三个坚持,而我只坚持了其中的两个,我还做不到不用IE


 


我不像洪波那样精通电脑,但为了保护好我自己的电脑,不让它随意编派我、怠慢我以至监视我,我做到了坚持使用Norton反病毒软件、及时安装微软的补丁,并且不定期地使用微软的Windows Defender和微软曾经推荐的Ewido Anti-Malware(反恶意软件)。国内的杀毒软件念的是一本什么经,我不知道,反正听着没别的,两耳只听得一个乱字,幸好我们还有外来的和尚。外来和尚凭什么能把经念好?我觉得不为别的,他们只是不把经念歪而已。


 


360安全卫士的两条腿一条与外来和尚(卡巴斯基)捆绑在一起,另一条则缠在奇虎身上,让我很难相信它能出于保护我们的目的保护我们。网上有声音说,杀毒软件必须非商业化才能做到公正,我不这样认为。我上面提到的几款,全是商业化杀毒软件。商业化公司只有当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和职业操守时,才让我们感觉信任。


 


人不是不可以犯错误。犯错误的人也不是不可以改过自新。但从一个今年上半年还在以通版色情内容招揽用户的奇虎身上,我给不出我该信任360安全卫士的理由。


 

2006-08-16

盛大二季度业绩简评


 


你也许可以对陈天桥的几大战略决策依然打着问号,但二季度盛大的经营业绩至少已经证明了一点,即盛大去年12月初让投资者大跌眼镜的免费游戏策略已经取得成功。二季度盛大的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收入季度环比增长达到35.3%;虽然付费用户账号数与上季度相比减少了10%,但ARPU值(每个付费用户账号每月贡献的收入)却增加了50%。二季度的恢复性增长,创下了盛大上市以来最高的季度环比增幅纪录。


 


盛大二季度业绩还有一个出色的表现是对营业费用的控制,使得盛大的经营利润迅速从上季度的230万美元恢复到1140万美元。对比一下新浪的数字:新浪营业收入为5400万美元,比盛大的4900万美元略高;但新浪的经营利润为760万美元,经营利润率为14.2%,都分别低于盛大1140万美元的经营利润和22.5%的经营利润率。这一对比足以衬托出盛大惊人的生存本领与厚实的功底。


 


盛大是怎么做到的?


 


盛大在实行免费游戏策略之后,迅速将战略重点回归到网络游戏本位上,这是最根本也最有意义的一次战略调整。这次战略调整不仅仅使盛大二次崛起变为现实,而且还因此大幅减少了销售与一般管理费用的大额支出,使得一度灰暗的经营业绩重新有了绚丽的亮彩。


 


盛大家庭娱乐战略的未来


 


据了解,通过销售EZ PodEZ Station产品发展签约用户来收取月订阅费的思路,盛大已经基本上不再考虑。EZ Pod用户将被整合在统一的网络游戏与娱乐平台上,采用与免费网络游戏策略大致相同的收入模式,即只对盛大或其合作伙伴提供的增值服务收费。将娱乐内容延伸至客厅即电视屏幕的家庭娱乐战略,可能也将通过与电信或广电运营商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的方式达成。


 


盛大在家庭娱乐战略上的折衷,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灵活和务实的陈天桥。在家庭娱乐战略中,陈天桥有一个要将网络游戏从“享受结果”转变到“享受过程”的理想,也就是将网络游戏从目前盛行的打怪、凶杀、拼搏、身心疲劳和神经折磨的题材转变为老少咸宜、其乐融融的家庭娱乐题材,实现这个理想需要假以时日,但希望盛大不要放弃在这个方面作出的尝试。


 


我本人从未玩过网络游戏,因此低估了网络游戏的社会影响力。前阵子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出的一个节目,让我对《征途》这一类以杀人为乐的网络游戏深恶痛绝。中国网络游戏行业需要自律,政府监管存在明显的疏漏。比防网络游戏沉迷更重要的,应是对游戏题材的严格审批。我欣赏有社会责任感的网络游戏运营商。

2006-08-11



TOM在线二季度业绩简评


 


TOM在线二季度业绩,重点实际上是看它对下季度的业绩预测。TOM在线预期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250万~3450万美元,将比第二季度下挫三分之一左右。


 


二季度TOM在线5010万美元的营业收入中,包括390万美元的广告收入和50万美元的企业服务收入,其他4570万美元全部都是无线增值业务收入。无线增值业务收入中,有1190万美元是IVR语音互动增值服务)收入,100万美元是主要来自印度市场手机游戏的收入,这两部分业务收入受信息产业部与移动运营商的政策影响较小。如果我们假设TOM在线第三季度的广告收入、企业服务收入、IVR收入和手机游戏收入都与二季度持平,同时假定世界杯对TOM 在线短信收入的正面影响与对IVR收入的负面影响相抵,则TOM在线第三季度的短信、彩信、WAP、彩铃业务收入预期合计只有1600余万美元,与第二季度相比跌幅将高达50%


 


TOM在线是中国最大的SPTOM在线作出的业绩预期,对空中网、掌上灵通和华友世纪不久后将发布的业绩报告是一个预警。虽然TOM在线仍然强调当前信产部与移动运营商的政策对大的SP长远来说是有益的,但这基本上是一种“公关说法”。因为当前的政策加上中移动鲸吞或蚕食原SP生存与发展空间的战略思路,将使整个SP行业面临一个用户规模与收入规模大幅缩水的困境。


 


二季度业绩报告能够看出TOM在线一个比较清晰的战略思路。为减少包月价格封顶、二次确认与试用期延长至一个月这几条政策所带来的冲击,TOM在线未来将重点发展即时的按次计费的而不是订阅性的包月的收费项目。由于收入规模的大幅下降,未来的两个季度,TOM在线将大幅削减营运成本与费用,可以预期的是,其中将包括裁员与业务结构重组。


 


另外一个重要的战略调整是,TOM在线将重新考虑门户战略。它的门户战略在过去的几年中走了一个“之”字型,当年已经具备第四门户地位的TOM在线裁撤了门户的一些职能部门,导致腾讯的QQ.com后来居上。现在重拾门户战略,除非有一个全新的思路,不然很难想象TOM在线能够重新超越QQ.com

2006-08-03



二季度财报显示:


互联网世界杯竞赛,新浪完胜搜狐


 


众所关注的新浪与搜狐在足球世界杯期间的竞赛,通过它们各自的第二季度业绩报告分出了胜负。新浪以比上季度新增730万美元,对应于搜狐的270万美元,赢得了上半场的比赛。赛前即2006年第一季度,搜狐与新浪在网络广告收入上的差距仅200万美元,现在已经改写为660万美元。


 


根据它们各自对下季度网络广告收入的预期中间值,新浪下半场还将乘胜追击,将比分扩大为750万美元。我们已经不需要关心世界杯期间签订的广告合同的时间跨度到底是一个月还是一年,有了第二和第三这两个季度的财务数字,也就是上下两半场的进球数,我们知道,这回还是新浪赢了。


 


搜狐在赛期的高调公关宣传,显然让许多投资者下错了赌注。它们各自的第二季度业绩报告发布后的纳斯达克盘后交易,新浪股价跃升了16%,搜狐则下挫了9%


 


这一回无论新浪还是搜狐,为世界杯都作了巨额投入。但新浪的投入产出显然要比搜狐高些。新浪的经营利润率与上季度持平,搜狐则略有下降。如果真如张朝阳所说,搜狐的世界杯投入更多地记入了成本项目而新浪则更多地记入了费用项目,则搜狐下季度的经营利润率还会继续由于成本的跨季度甚至跨年的摊销而受影响。


 


本季度新浪网络广告收入在其营业收入中的比重,自2002底以来首次重新回升到50%以上,但新浪的无线增值服务仍占新浪营业收入比重仍高达41.8%。由于无线增值业务收入的不断萎缩,导致在经营利润率指标上,新浪仍然大幅落后于搜狐(14.3% vs. 19.3%)。


 


搜狐意识到在体育频道上与新浪的差距,近来动作频仍,不断在体育内容上签约结盟,为2008年的奥运热身和备战。在距北京奥运剩下的两年时间里,搜狐能否最终取胜新浪,是对搜狐管理层执行力的一个十分严峻的考验。


 


另外,作为搜狐战略重点的搜索引擎搜狗,在营收方面的表现十分令人失望。正如我早前预期的那样,如果把百度的竞价排名业务收入算作是网络广告收入(本该如此)的话,百度已经在第二季度超越搜狐而坐上了中国网络广告收入的第二把交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