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6-25



Google,六月天的“感冒”


 


Google这位“绅士”(祝志军语)这两天被人“度”了,腹中顿感寒冷之气,假如因此散乱不收,太阴不能统摄,可能急需中药调治。


 


本人获悉WOWA传媒网的站长兼北京世纪国研经济管理咨询中心高级培训师黄华,将于 624坐堂开讲“企业危机管理中的媒体关系管理——企业与媒体合作的智慧高级研修班”,宗旨是“让媒体成为企业的一部分”,建议Google前去讨剂偏方,以避风寒邪气。


 


善哉!


 


黄华介绍:


10年企业营销、传媒研究财经类传媒内容管理的实践经验


     二十一世纪管理培训网培训顾问


     北京世纪国研经济管理咨询中心高级培训师


     新华传媒工场资深顾问


     旅游卫视总编室节目营运主管


     《数字商业时代》副主编


 


黄华近期文章:


李开复的Google全球副总裁头衔从何而来


李开复与Google的前

2006-06-21

推荐几篇好文章

 

这些天看世界杯,看得脑子都不能正常思考了。偶尔在网上溜达,碰到几篇好文章,其中王少磊的这篇文章,说出了我想说的一切,特链接于后,以供同仁传阅。

 

王少磊:

传媒不能被搞定——郭明全先生《传播力》读后

 

有两篇关于淘宝网“招财进宝”的文章,分析精到,文章链接在本人“有感于淘宝网‘招财进宝’的撤销”一文起首,以便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另有一篇洪波关于注意力的文章,链接在我的“阅读笔记:博客为什么卖不出广告?”文首。洪波文章中说到的注意力贬值与我文章中说到的注意力稀缺并不矛盾,因为经济学上的稀缺是就相同品质的商品而言的,注意力贬值恰恰就是注意力供给有限需求激烈造成的。(全文完)

2006-06-15

阅读笔记:博客为什么卖不出广告?


 


 


另参见洪波评论文章:东拉西扯: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


 


互联网经济常被称作是“注意力经济”。一般的理解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注意力丰富的时代,超级女声、徐静蕾和Acosta,以几年前我们还完全不可想象的速度获得了千万人的注意力。但我前些天读到几篇文章,说我们现在的时代是一个注意力(相对)稀缺的时代。


 


注意力稀缺的缘起是:


 



  1. 信息的生产、制造与传播、分发正变得越来越简单与低成本

  2. 人人都有可能成为信息的生产者与制造者;人人都在试图传播与分发信息

  3. 各种形式的媒体无处不在,Everything Is Media,都在争抢人们的注意力

 


信息的严重供过于求,导致注意力成为一种稀缺商品。广告主正在为注意力付出越来越高昂的价格。


 


博客吸引了很高的注意力。但迄今为止,包括拥有7000万个人博客的网站MySpace在内,还没有一个将博客的注意力成功地卖给广告主的商业案例。


 


今天我要转述的,是那几篇文章中谈到的,为什么博客吸引到的注意力不能有效转化为商业价值的原因。


 


国际域名管理机构ICANN的创始人及首任主席、现任CNET自由编辑的Ms. Ester Dyson,在华尔街日报网站开通十周年之际接受华尔街日报的访谈时谈到了Web 2.0。在她看来(以下不是原文,掺入了Publishing 2.0的博客主Scott Karp的阐释和我自己的理解),和普通的读者情况不同,Web 2.0的用户在Web 2.0网站的活动不是给出自己的注意力而总是试图去获得别人的注意力。当大家都这么做的时候,注意力只在用户之间发生交换和竞争,Web 2.0网站退居到了不被注意力注意到的幕后。这样一个注意力只在用户内部流转的Web 2.0网站,不管它人气多旺,也仍然收集不到多少可以用来转卖给广告主的注意力。


 


许多人在自己开始写博客之前,基本就没怎么访问过博客网站。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非博客的读者在读我们写的博客。但是基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许多人读别人的博客,是为了写自己的博客。这就是注意力在用户之间交换的例子。新浪与搜狐的例子除外,博客现在成了新浪频道一个重要的而且是免费的内容来源。


 


Ms. Dyson进一步阐述说,电视让人们产生了对注意力的欲望,互联网赋予他们获得注意力的办法。当人们开始以社交网站(如Friendster)上的好友或者博客上的Fans多少来衡量自己价值的时候,广告就不再是注意力的中心了。


 


我们本来是内容的消费者,但现在人人都在自己制造内容,那么谁来消费内容呢?Scott Karp问道。我们都想要被阅读、都想成为重要、权威和有影响力,但是像我们这样想的人越多,我们的热望就越违背自然定律。因为人们不需要太多的选择,太多的选择让人头疼,太多的选择是暴戾(Tyranny of Too Much)。


 


Paradox of Choice一书的作者、美国社会学教授Barry Schwartz曾带着他的读者去了一个小型超市,他们在那儿发现有285种不同的饼干(曲奇)、85种果汁、230种汤料、120种面条调味料、275种麦片、175种袋泡茶。购物者面临这么多的选择时,最后往往是拒绝作出选择:他们买回家的,仍然还是他们一直都买的那个牌子的产品。


 


Tyranny of Too Much一文的作者Carl Howe指出,美国媒体在过去的50年间经历了四个阶段,内容与注意力都(绝对)稀缺的阶段、内容稀缺但注意力丰富的阶段、内容与注意力都很丰富的阶段,以及我们现在与未来所处的内容丰富但注意力(相对)稀缺的阶段。在丰富而庞杂的内容面前,我们会选择信得过的导航(Branded Guide )去选择我们对内容的消费,因此,Google这样的公司正处在前所未有的优势,因为它获得了我们很不情愿随意给出的注意力。


 


2006-06-14

关于李开复的Google全球副总裁头衔


 


我查了一下李开复的名片,他的官方头衔是GoogleVice President, Engineering以及Google China President李开复的Google全球副总裁头衔从何而来一文将Vice President, Engineering译成工程部副总裁,因而质疑李开复是否真的头上戴着一个全球副总裁的头衔。


 


其实Vice President, Engineering是公司负责工程技术的副总裁,正如Vice President, Products是负责产品的副总裁而不是产品部副总裁一样。当然,不会有负责工程技术或产品的总裁头衔,因为总裁名义上负责一切。在国外,我还没见过一个部门负责人可以被称作President或者Vice President的。但有时候某个部门足够重要的时候,事实上这个部门就是副总裁负责了,但他的职务是公司级而不是部门级的。


 


李开复是Google的一名副总裁,但为什么中文中要把它叫作全球副总裁呢?事实上这是我们的习惯决定的。要区别Google中国分公司和Google总公司,把后者叫作Google全球怕早已有了先例。雅虎的情况也是如此。称作Google国际或者雅虎国际,事实上不如Google全球、雅虎全球来得贴切,“国际”往往指的是本土之外,或者两国以上的多国之间,并无包括世界各地的意思。


 


“李开复的Google全球副总裁头衔从何而来”一文另一条质疑的依据是Google自己的管理团队介绍中并没有出现李开复的名字。我们可能想当然地把公司副总裁级别的人物都当作是公司的核心管理团队了。事实上公司的管理层核心是Executives,只有执行副总裁(Executive Vice President),有时候也包括一部分资深副总裁,才是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才有义务向公众与投资者披露。当然公司还不大的时候是不需要在副总裁级别上分出许多级的。跨国公司中可能既有按地区划分的分公司,又有按产品线划分的分公司,分公司也设总裁、副总裁头衔,因此有总裁、副总裁称谓的人太多,才需要设立一个叫作CEO的总管。只有总公司才设CEO这个头衔。


 


抱歉我写了篇常识性的文章,但国外公司组织架构与职衔的设置,似乎还有很多人不甚了了。


 

2006-06-12

有感于淘宝网“招财进宝”的撤销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两篇比我这篇更有深度和思考的分析文章,特此推荐:


 


雨枫:“招财进宝”为什么会失败?


caoz: 也说招财进宝的失败 -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摘要:淘宝网这次收费的尝试尽管没有成功,但我希望它未来收费的努力不会放弃。


 


淘宝网刚推出一个月的“招财进宝”,昨日宣布撤消了。


 


看到这则新闻,首先感觉欣慰的是,淘宝网用了一种用户公决的办法来决定一项产品与服务的去留,这种民主的做法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尚属首次。许多人事先认为淘宝网可能会打公决的牌玩猫腻的猜测现在得到了澄清,我欣赏淘宝网在这件事情上的磊落。


 


“招财进宝”是淘宝网成立三年来首次试行的一个收费项目,但它的失败不能简单归因于互联网的免费原则。“招财进宝”在设计上可能存在一个让少数人获益的同时让多数人利益受损的缺陷,这种内在缺陷被虚假与欺诈行为迅速放大,使得淘宝网几乎没能有机会改正这项缺陷。


 


互联网免费原则并不是普遍适用也不是永远适用。作为内容的互联网,与传统媒体一样,向终端用户即读者免费的前提或者对价是用户的注意力,互联网内容提供商通过把免费换取终端用户的注意力转卖给广告主而获利。还有一种免费纯属企业的市场促销行为,企业通过免费产品与服务为其有利可图的其他产品与服务获得新用户和粘住老用户,如免费电子邮箱和即时通讯工具等。


 


作为商务的互联网,它不同于作为内容的互联网之处是,它在传统的商务领域找不到免费的依据,一些小规模、短期的市场促销行为除外。淘宝网的三年又三年免费政策,已经是一种传统经济领域不可想象的大规模、长期的市场促销行为,但它仍然不是终极的。除非淘宝网找到一种让现有的用户不用付费的其他规模相当或更大的收入来源,而这种可能性至少目前尚未看到。


 


淘宝网免费的背后,一部分由它的投资者的资金在支撑,但投资者的回报仍然寄托在淘宝网未来的收入与盈利上;另外一部分是阿里巴巴当前的盈利在支撑,淘宝网用户的获益要由阿里巴巴的用户付费来承担,事实上是对阿里巴巴用户的不公平。淘宝网与拍拍网的继续三年免费,也是对全球范围内实行收费的eBay的不公平。


 


因此,淘宝网这次收费的尝试尽管没有成功,但我希望它未来收费的努力不会放弃。而且关于未来收费的举动,没必要都使用公决的办法。


 


公决的办法本身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来说明这一点。譬如我们做市场调查时,如果简单询问受访者愿意付多少钱购买某种产品或服务,大多数人都会预感到自己的回答可能影响到产品最终的定价,为自己的未来利益考虑而有意识地压低自己愿意接受的真实价格水平。


 


还有一点,少数服从多数是一种简单的民主,并且往往是以牺牲少数人的权利或者甚至大多数人的长远利益为代价的。我不知道美国政府是怎么制定与推行税收政策的,但如果是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美国政府就没法把税收用作调节经济发展的一条杠杆,诸如所得税之类的大众税种恐怕就永远只能降而不能升。


 


中国C2C市场在易趣的多年培育、淘宝这两年的狂飙推进下,已经初具规模,因而也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希望中国政府以培育与推动电子商务发展的大局为重,更多地出台呵护而不是管制的政策。我一直坚持认为互联网是现实生活、现实社会与现实经济的反映,当前电子商务领域中存在的问题,并不比现实生活中我们常遇到的问题严重多少,无论是eBay还是淘宝,我认为它们都在足够尽责地履行着规范与正确引导的责任。

与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试比高


 


 


注:原文中2005年和2006年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入围门槛分别误为1.17亿元和1.47亿元人民币,经ysc261198和JerryLiu二位提醒,现已订正为11.7亿元和14.7亿元人民币。


 


摘要:与互联网公司相比,传统IT企业销售收入往往像珠穆朗玛峰般的巍峨,利润却像圆明园湖底防渗堵漏那样无奈,股市市值则是准三星酒店似的寒酸。与传统IT企业相比,互联网公司的销售收入至多也就是北京香山的高度,利润却像钱塘江潮水般地倒灌进来,股市市值则跟阿联酋迪拜Burj Al Arab酒店似的七星级的奢华。


 


一年一度的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只排列了以电子信息技术产品制造(含软件开发、系统集成、信息家电、网络产品等)为主的工业企业。互联网企业一般是服务企业,因此未被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收录。但是,将中国互联网企业与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作个对比分析,仍然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只选取在境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的营业规模可能也已达到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的入围门槛,但由于没有公开的财务数据,因此未予考虑。


 


2005年第19届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的入围门槛是,2004年度的营业收入达到11.7亿元以上。按照这个入围门槛,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只有新浪和盛大两家,按营业收入规模分别对应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中的第73名和第92 名。腾讯以11.4亿元的营业收入,列入候补席。


 


2006年第20届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的入围门槛为,2005年度营业收入达到14.7亿元以上。按照这个入围门槛,可以被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收录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增加了网易。盛大、网易和新浪分别对应于百强企业的第78名、第94名和第88名。腾讯仍然以400万元之差列入候补席, TOM在线也以不足800万元之差跻身候补席。


 


只以营业收入规模作对比,并不能反映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真实状况。以下是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与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间盈利水平的比较。


 


第20届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如按利润总额排名,华为、联想、中兴和海尔集团分别以51.5亿元、20.5亿元、16.0亿元和13.2 亿元分居前四位。2005年度网易实现了9.32亿元的净利润,按这个盈利规模,网易可以在百强中排到第5名。腾讯的盈利水平可以排到第18位,TOM在线和新浪都可以排到第22位。


 


从营业收入规模上看,在中国电子信息百强榜上居首的联想,由于合并了 IBM公司的PC业务,2005年度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是网易2005年度营业收入16亿元的60倍还多;但联想2005年度的利润总额为20亿元,只相当于网易2005年度净利润的2倍略强一点。


 


从股市市值上看,当前联想的股市市值为26.6亿美元,大致上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易的股市市值持平,但低于同样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腾讯的股市市值。


 


传统IT企业与新经济企业中的互联网公司对比,往往都存在收入与盈利及股市市值之间倒置的情形。与互联网公司相比,传统IT企业销售收入往往像珠穆朗玛峰般的巍峨,利润却像圆明园湖底防渗堵漏那样无奈,股市市值则是准三星酒店似的寒酸。与传统IT企业相比,互联网公司的销售收入至多也就是北京香山的高度,利润却像钱塘江潮水般地倒灌进来,股市市值则跟阿联酋迪拜Burj Al Arab酒店似的七星级的奢华。


 


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虽然是以互联网Dot-Com为主题,但和互联网泡沫一起破灭的,还有传统的IT企业和电信企业。Cisco(思科公司)在2003年3月互联网泡沫顶峰时期的公司市值一度达到惊人的5500多亿美元,超过微软而成为世界上最值钱的企业,但它目前的市值已经只有1200亿美元,与Google持平;当年誓与微软一决高下的Sun Microsystems(Sun公司),股市市值更是从2000亿美元跌到了当前的140亿美元,与亚马逊持平。恐怕用不了五年,就会有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股市市值达到140亿美元这个高度。


 


Cisco、Oracle、Sun和EMC这四支科技股分别从事网络设备、数据库软件、高端服务器和存储装置,互联网时代是由它们揭幕的,因而当年被称作是互联网四骑手(Horsemen)。与雅虎、eBay、亚马逊和美国在线这四杆早期的互联网旗帜相比, Cisco们都没有恢复到2000年前的业绩水平,而雅虎们除美国在线外都已经远远超过了2000年前的业绩水平。科技股中的后起之秀Dell,其股市市值也仅是互联网后起之秀Google的一半左右。


 


科技巨头与网络巨头们的这种地位转换,可能应该归因于他们所处的行业分别呈现的离散和聚合趋势。大量新生的中小型技术企业大量涌现,分流了科技巨头们的收入源;科技巨头与中小型技术企业间的博弈是一种零和游戏,即不是你吃了我的就是我吃了你的。互联网领域则相反,互联网市场本身通过向传统经济领域的渗透而不断扩容,新的技术与商务模式在诞生大量中小型互联网公司的同时,不仅没有伤害到互联网巨头们,还使它们变得越来越像蜂王或者蚁王一样,享受着众多中小型互联网公司向它们贡献的收入。


 


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或许把互联网巨头们比作八爪鱼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