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2-28

盛大第四季度的业绩报告着实令人吃惊,5.39亿元人民币(6680万美元)这么高的的季度亏损数字还从来没有在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中出现过。不过这5.39亿元的亏损中,因盛大在ACTOZ持有的38%股份价值重估所带来的非现金减值亏损占了5.34亿元。这部分亏损与盛大代理的ACTOZ游戏生命周期进入后阶段并采用免费运营模式间接相关,因为这使ACTOZ来自盛大的游戏收入分成大幅减少,并导致ACTOZ股价大幅下跌。


 


但盛大第四季度业绩最重要的两个数字仍然是营业收入与营业利润。初看之下,盛大第四季度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的营业收入与第三季度相比,减少了30.4%1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免费运营模式从12月开始以来的第四季度,就整整减少了一个月的收入。但陈天桥在电话会议中对此作了一个解释:盛大其实从去年的1011月份已经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服务器开始了免费模式的试运营,12月份的收入占了第四季度收入的30%左右,说明免费运营模式的收入已趋稳定。这倒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因为假如盛大在12月份没有改变运营模式,根据其游戏生命周期的自然递减趋势,12月份的收入要占到第四季度的30%是不太可能的。


 


除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网络游戏收入外,盛大的休闲游戏收入和其他收入(广告收入等)的下降幅度也非常大,如果剔除盛大新收购的游戏茶苑对盛大营业收入的贡献,盛大休闲游戏收入的季度环比跌幅将高于目前公布的23.7%


 


盛大的营业利润首次出现负值即亏损。虽然亏损面并不大(2760万元人民币或340万美元,但必竟是曾经作为中国最盈利的互联网公司的盛大自2002年以来出现的首次经营性亏损。经营性亏损是营业收入大幅减低而营业费用大幅上涨的结果,新增的大幅营业费用主要用于启动盛大家庭娱乐战略的市场推广。盛大为家庭娱乐计划拨出的启动预算,是2000万美元。


 


盛大的家庭娱乐计划以销售易宝为先声而启动,由于家庭娱乐计划的经营模式类似于网络游戏的经营模式,因此资金需求上具有一定的伸缩弹性。但家庭娱乐战略的成功,需要网络游戏业务的支撑。网络游戏越成功,就越能推动家庭娱乐战略在更广的层面上取得进展。


 


目前盛大网络游戏部门引入的新款游戏尚不能很快启动,因此盛大的股价还将有一个长期低迷的过程。


 


盛大第四季度的业绩报告,尚有一些不确定性,需要认真研究后才能作出深入评析。关于盛大盒子的讨论,容日后时间富余的时候继续。


如果单是从营业收入的角度来看,掌上灵通第四季度业绩也还不错。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基本上维持在第三季度的水平上,但第三季度因为“超级女声”让灵通多收入了大约300万美元,因此第四季度短信收入季度环比下降6%80万美元也在常理之中。


 


但是灵通第四季度营业费用季度环比增加了21%即近170万美元,其中销售与促销费用新增约100万美元,一般管理费用新增70万美元。灵通的业绩公告披露,新增的销售与促销费用与灵通力推而未达预期成效的某些市场促销活动有关,新增的一般管理费用主要与办公室迁址有关。营业费用的大幅增加是导致灵通的营业利润季度环比下滑250万美元的主要原因,并且营业利润率从正常的20%左右直落至危险的6.3%这个低谷。


 


新任CEO宋哲念在业绩公告中强调要在成本费用尤其是市场促销费用上加大管理力度,并将灵通改造成为一个“苗条但有效率的组织”。


 


从灵通的业绩公告中,大致上可以读出前任CEO杨镭的“罪过”:过度开支与过度兼并。杨镭的任期本来也将很快于今年的41日到期,但董事会解聘他的理由好像也很充分:2004年度的业绩考核指标,杨镭事实上就没有达标;2004年底灵通因对WAP用户实行强制订购而受到中移动的严厉处罚,也构成杨镭未能满足聘用合同考核指标的一个要件。但2004年是SP们的严冬,情有可原,杨镭可能因此被留任察看了又一年。


 


应当说,作为老牌SP的掌上灵通,在无线增值业务市场环境大变的这几年中,一直严重依赖短信产品是问题的症结所在。2004年底中移动的严厉处罚导致灵通2.5G业务拓展严重受挫,20055月通过收购深圳远航科技进军网络游戏业的举措则是转弯没转对方向。20057月,灵通傍上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是一件好事,但SP在与电视台的合作中往往置身幕后,“超级女声”的巨大人气并未给灵通带来多少品牌效应。灵通随后与湖南卫视接着合作的《大长今》无线产品开发,因此就未能取得预期收效,而成本却居高不下——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所指的未达预期收效的市场促销活动,指的可能就是它(未经考证)。


 


杨镭的辞职,希望只与业绩有关。业绩报告指出第四季度业绩不好的原因中,还包括人事变动造成效率减低,似乎印证了有关灵通人事更迭的报道,这篇报道说首席运营官李广欣其实早已辞职,只是等到今年1月才公开宣布。


 


有意思的是,总部设在上海而在那斯达克上市的新浪和灵通,以及差点就在那斯达克上市的美通无线,在无线增值业务领域明显地输给了总部设在北京的TOM在线和空中网。

2006-02-24

网易2005年第四季度的网络游戏收入突破了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3%;网络广告收入接近7000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5%。网易的营业利润达到2.9亿元人民币,年同比增长124%。这两方面的业务收入以及营业利润,都超过了华尔街对它的预期,网易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前的当天及发布后的盘后交易中合计上涨了10.3%


 


网易的网络游戏业务季度环比增幅从第二季度的27%逐季下降为5 %,显示增长已经接近顶峰。网易游戏的下一波增长,将有赖于将要推出的新游戏,包括2.5D的《大唐》和3D的《天下》。


 


网易的毛利率、营业利润率与净利率的情况,第四季度基本没有多大变化,其营业利润率持续保持在50%左右、2005年后三个季度都接近达到60%,盈利能力这么好的公司,怕是全球都难找得到几家。因为网络游戏做得如此有劲道,网易几乎已经不把无线增值业务放在眼里了。第四季度无线增值业务收入只有1000余万元人民币,这个收入大致上正好用于把网易的免费信箱服务成本抵过。


 


第九城市2005年第四季度的网络游戏收入为2.2亿元人民币,季度环比增长为16%,属于一个不令人失望也不令人惊喜的增长。但九城的营业收入规模还需要继续上一个台阶,才有可能把它的营业利润率做到网络游戏同业水平上。


 


盛大将于下周一(27日)发布业绩报告。盛大的业绩将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游戏免费策略的影响,是我们大家最为关心的。目前盛大的股价受投资者信心的打压,下行空间已经非常小,因此盛大将要公布的业绩,对盛大股价的影响极有可能是向上的。

2006-02-23

 新浪的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是令人失望的。由于新浪已经在一个月前发布预警,下调了业绩预期,因此第四季度的收入与利润不是投资者所关心的。真正让投资者失望的是新浪对2006年第一季度的业绩预期。以下是新浪与搜狐的业绩预期对比:


 


广告收入:第四季度新浪和搜狐的广告收入分别为2510万美元和2030万美元,新浪领先搜狐接近500万美元。在2005年的四个季度,新浪正在逐步拉大与搜狐在广告收入上的差距。但根据他们各自对2006年第一季度的预测,二者的广告收入差距又将重新缩小到大约250万美元(取业绩预期上下限的中间值)。第一季度是广告淡季,但2006年第一季度与2005年第四季度对比,新浪将减少差不多300万美元,搜狐将只减少不到100万美元。新浪是在现在第一季度已经接近过了三分之二的时候作出的预期,确定性相对要大,而搜狐是在2月初作出的预期,并且按搜狐一贯的做法,预测相对保守一些。


 


非广告收入:新浪与搜狐对2006年第一季度作出的预期,都比2005年第四季度已经实现的业绩要低。但新浪的降幅是12.6%,搜狐则不到7%。非广告收入主要是移动增值业务收入。


 


有关互联网上市公司的业绩,我暂时只作简短的评述,等各公司的业绩报告出齐后,我会另写一篇综述文章。

2006-02-22

暂且把盛大的盒子放下,因为这是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发布业绩报告比较集中的一周,我们先讨论一下有关业绩报告的话题。今天是百度发布2005年第四季度业绩,明日是新浪、第九城市和携程网,后日是网易。


 


百度第四季度营业收入达到1.12亿元人民币,超过它在10月底发布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时所作预测的上限。营业利润达到2450万人民币,远远超过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使百度股价在业绩发布后的盘后交易中上涨了13%


 


百度付费搜索带来的广告收入同比增幅,2005年四个季度都在175%以上,并且对2006年第一季度的预测,同比增幅还能继续保持在175%左右。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百度有望让华尔街的分析师把百度在未来12个月的目标股价,从每股3045美元提升到当前60美元的交易价格之上,但百度股票的评级还不会从“卖出”或“持股”改为“买入”。未来三个月内百度股价的上下行空间或震荡幅度都不会太大,也就是说,百度第四季度业绩报告及对2006年第一季度业绩的预测大致可以把百度股价锁定在目前的价位上了。在此之前,百度股价尽管一直在向下滑落,但仍然远高于分析师给出的目标价格之上。


 


百度第四季度取得骄人业绩的同时还意味着,Google、雅虎和搜狗、爱问等对百度尚未构成严峻的挑战。Google与雅虎在2005年下半年的时间里仍然处在备战状态,搜索引擎的战争事实上还没有打响。但是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2006年对百度股价影响最大的因素将是竞争格局的变化。


 

2006-02-19

一条晚了整整一年的新闻


 


214日下午,远在美国加州圣何塞市的思科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报备了一份13G文件,披露了思科持有的盛大股份数目。这本来应该是丝毫不会让人感觉意外的一件事情,可能恰恰发生在情人节这一天,而让美国的媒体和股民“发乎于情”地小小地骚动了一回。


 


之所以说思科公司在美国证监会的登记材料不应该让人感觉意外,是因为思科公司持有的盛大股份,是早在2003年2月思科以软银的一个基金合伙人的名义与软银基金一起购买的,只是当时思科在这个简称为SBIF的基金中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2005年1月,盛大上市半年后,SBIF基金就把联合持有的2060万股盛大普通股股票(合盛大在那斯达克上市的ADS股票1030万股),发还给几个出资人持有,其中思科分得1380余万股(合693万股 ADS股票)。思科当时就在美国证监会作了13G文件报备登记,思科持股盛大的消息就在这时候浮出了水面。一年后也就是今年2月14日报备的这个13G文件,与一年前报备的13G文件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一条本应该是一年前的新闻,却在一年后的今天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路透社、美联社都发了新闻通稿,并冠以“思科购买盛大(大宗)股票”的醒目标题。受媒体报道的影响,盛大在那斯达克的股价次日开盘时跳升了5.6%。但当投资者终于明白过来的时候,盛大的股价也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中又慢慢回落下来。


 



 


软银SBIF基金本来就是松散的合伙人制,将联合持有的股票发还给合伙人也不是罕见的做法。根据一年前思科的13G登记文件披露,思科与SBIF基金中软银系的合伙人之间的约定极其简单,联合体在完成投资盛大的谈判并在盛大股票过了上市后半年的禁售期后就基本完成了历史使命,各合伙人按自己的意愿继续持有盛大股票,或者通过在公开市场上售股寻求退出。


 


思科目前是盛大继陈天桥家族后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7%。


 


软银基金当年购得的3060余万股盛大普通股股票,在盛大上市时以IPO方式售出了300余万股,盛大回购了500余万股,1380余万股分配给了思科,在盛大股票禁售期满后在公开市场卖了200余万股,目前软银手中的股票大约还有500万余股(合250余万股ADS股票),持股比例已经下降到4%以下。


 


截至2005年年底,机构投资者持有盛大股票的比例为16.5%,低于一年前的21.0%。陈天桥家族控制的盛大股份已经从上市之际的60.9%下降到57.1%。与此相比,丁磊持有的网易股份已经从一年前的52.1%下降到46.1%,丁磊不再在网易占绝对控股的地位。

2006-02-07

搜狐2005年第四季度的业绩表现不俗,这是搜狐连续第三个季度实现季度环比增长,每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增幅都超过200万美元,表明2004年下半年在移动增值业务领域伤了元气的搜狐,已经开始重新走上了稳健增长的轨道。


 



 


虽然搜狐在移动增值业务领域实现了稳定增长,但收入规模仍无法与新浪相比拟。2005年第四季度,搜狐的移动增值业务收入是725万美元,新浪尽管调低了移动增值业务收入预期,但第四季度预计仍将超过2400万美元。


 


搜狐一向最看重的网络广告收入增长的情况,也不如新浪。2005年第四季度,搜狐广告收入的年同比增幅是27.8%,新浪预期是35%左右。这将是新浪连续第三个季度在网络广告收入上同比增幅超过搜狐。二者季度广告收入上的差距,也从最接近时的200万美元扩大到近450万美元左右。


 



 


但是,新浪在2005年各个季度的营业利润率,都落后于搜狐。搜狐未来增长的前景已经相对明朗化了,新浪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包括在移动增值业务领域和新浪在2008年奥运会的机会。

2006-02-02

业绩报告一向给投资者带来惊喜的Google2005年第四季度的业绩报告首次未能达到华尔街的预期,导致Google股价自2004年底以来的第二大单日跌幅(7.1%),股价一度回落到400美元以下。最大单日跌幅发生在十日前,受雅虎业绩也未达到预期的拖累,Google股价回跌8.5%,也跌破了400美元。


 


Google第四季度业绩未达预期最主要的原因是应纳税款的陡然增加。Google的国际化拓展使得大量可以扣减税款的费用不是发生在美国,而利润的近三分之二却是在税率较高的美国本土实现的。2005年第四季度,Google国际化运营所发生的营业费用的比例超过Google的预算,使Google的有效税率从一般预期的30%陡然增加到了41.8%


 


第四季度Google的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86%,其中来自Google自有网站的营收年同比增加了107%,来自Google网站联盟的营收同比增加了63%Google自有网站的营收在Google营业收入中的比重已经从两年前的48%上升到了58%


 


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增幅虽然高达86%,但与Google前几个季度的增幅相比,已有一定的减缓。Google营业收入的增幅,大致是雅虎的二倍,新浪的四倍。


 



 


在营业收入增幅略有减缓的同时,自2005年第二季度开始,Google向其网站联盟合作伙伴支付的分成,其增幅都高于合作伙伴为Google贡献的营业收入的增幅,表明由于竞争的原因,Google的流量获得成本有所提高。这也是Google的营业利润率从第一季度的35.2%下降到第四季度的29.7%的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Google收入的国际化赶不上国际化成本的增加。


 


雅虎的营业利润率比Google低,在20%左右。新浪的营业利润率从一年前与Google大致相当的水平回落到目前与雅虎大致相当的水平。2005年度,Google的营业利润额是20亿美元,雅虎是11亿美元。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网易预计可以达到1.15亿美元。网易以Google 三十分之一的收入,实现了超过Google十五分之一的盈利。也就是说,网易的营业利润率比Google高一倍。


 


2005年度,Google的营业收入为61亿美元,雅虎为52.5亿美元,新浪预计不足2亿美元。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只有盛大和网易能够达到或者超过2亿美元营业收入这个规模。Google的营业收入是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收入最高的盛大的近25倍。


 


Google目前的股市市值接近1200亿美元,是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市值最高的网易的50倍。


 


Google预期其2005年度的有效税率将回落并保持在30%的水平上,因此投资者对Google的未来前景仍然抱有坚定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