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2-04-29

(重发后记:2002年上半年,网易因为财务假账的阴影而仍然被人诟病和遗忘。因此,这篇根据网易发表的2002年第一季度财报业绩并向网易CEO和CFO多次研询后撰写的分析文章,一度被人指为网易的公关文章。

 

一年以后,一位一直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发现2002年的”新”网易并向基金公司着力推荐的华尔街分析师,偶然看到了我这篇发表在新浪的文章后,写信给我说,我的发现比他还早了三个月。

 

这篇文章发表后,常有媒体记者问我新浪和搜狐谁先盈利,我说网易将一跃成为最先盈利的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接下去的2002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网易分别实现了4600美元和326万美元的盈利,实现盈利比搜狐早了一个季度,比新浪早了两个季度。)

 

 


一个自新、自信、自强的网易,向我们走来


 


网易2002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分析


 


 


尴尬的过去

 

网易2000年修正前的财务报告,将实际纯收入多报了418万美元(114%),其中广告收入多报362万美元(100%),电子商务收入多报72万美元(244%),从而使当年的营业亏损少报了320万美元(-16%)。2000年误报的营业收入使网易在与搜狐的比攀中胜出搜狐三分之一。根据修正后的财务报告,网易2000年的纯收入实际上反比搜狐少了三分之一,只是新浪的六分之一。

 

网易刚发布的2001年度财务报告表明,深受财务假账、纳斯达克停牌、股东集体诉讼、管理层频繁更动等事件的影响,网易2001年与新浪与搜狐在经营业绩方面的差距进一步拉大。2001 年,在搜狐营业增长118%的同时,网易的营业收入下跌了15%,其中广告收入下跌幅度超过50%,广告收入不足搜狐的五分之一,新浪的十二分之一。但是,网易与搜狐、新浪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广告收入上,非广告收入实现了良好的增长,占了网易全部营业收入的半壁江山。

 

网易的营运成本在2001年上升了51%,搜狐上升了67%,新浪则由于裁员以及压缩它在北美与中国台湾的网站营运规模而下降了11%。2000年和2001年,网易的营业收入与营运成本都是倒挂的,相对于网站发展规模,网易的营业收入规模过小,造成负的毛利率。

 

2001年是各门户网站大幅压缩开支的一年:新浪的营业收入增长非常有限,但营业费用大幅压缩了20%,搜狐则在取得118%营业收入增长的同时将营业费用的增加控制在5%,而网易因财务假账、纳斯达克停牌及股东集体诉讼引起的调查、审计、法律、管理及投资顾问的费用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导致2001年的营业费用比上年增长了12%,比搜狐高出26%。网易2000年用在“网聚人的力量”的广告开支为410万美元,而在2001年,网易基本上不再有大的广告促销活动,所以即使其他费用不降,只是扣除这410万美元的广告开支,网易2001年的营业费用本来就可以有20%左右的节省。

 

由于收入规模偏小、营运成本与营业费用高企,网易在2001年的试算额亏损比新浪与搜狐都要高一倍左右,只是网易几乎没有因购并发生的商誉摊销,股权补偿费用与投资贬值损失都不大,因此试算额亏损与净亏损十分接近;同期新浪的商誉摊销与股权补偿合计有1100多万美元,使新浪的净亏损与网易几乎拉平;搜狐的商誉摊销则有1200多万美元,并且在当期将未摊销完的1760余万美元商誉净值全部注销,使搜狐的净亏损看起来有4300万美元之巨,而实际上搜狐的净亏损是最小的。

 

网易在2000年以账上美元现金质押获得1.12亿元人民币(1360万美元)的短期银行贷款用作流动资金,到2001年底,贷款余额仍高达8400万元人民币(1015万美元)。网易在2000年6月底上市,从纳斯达克圈了6150万美元, 2000年下半年与2001年为何继续使用巨额人民币贷款,网易未作解释,但2002年第一季度,网易归还了3000多万元人民币;截至发稿日止,网易已经将银行贷款全部还清。2000年下半年,网易有250万美元的利息净收益,相当于2000年全年营业收入的68%;2001年全年,与贷款利息支出冲抵后的利息净收益就只有不到93万美元了。2001年财政年度,网易用去现金近2400余万美元,同期新浪用去现金2600余万美元,搜狐仅用去现金 1600余万美元,但搜狐账上现金存量最少,为4600余万美元,网易与新浪分别为6400余万美元(已将质押美元与人民币贷款对冲)和9600余万美元。

 


自新的开始



网易2001年度的财务报告拖后了差不多一个季度的时间,但却在前后只有几天之差的时间里及时公布了2002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

 

2001年的第四季度,网易因有在纳斯达克被除牌之险以及广告销售人员的流失,广告销售收入比第三季度下跌了27%;2002年第一季度,网易广告销售收入迅速恢复到接近2001年第三季度的水平,为48万美元,相当于搜狐同期251万美元的五分之一弱;非广告收入则比上季度增长166%,为241万美元,并且比搜狐同期非广告收入超出40万美元。在2001年第四季度,网易非广告收入落后于搜狐70万美元。

 

网易非广告收入来源中,根据收入排序依次为短信、在线游戏、收费邮箱、同城约会与交友服务项目,其中在线游戏(“大话西游Online”)在2001年底开通,同城约会则在当季开始收费。从非广告收入的增长情况看网易的在线游戏与搜狐的网上商城,似乎网易的在线游戏启动更快、动量更大,也说明网易从门户网站向外寻求的这一突破点,可能与网易的受众特征结合得更好。

 

尽管网易的营运成本在2002年第一季度增长了8%,但营业收入显然已经越过了临界点,毛利率迅速接近搜狐的水平,为32%。

 

与2001年第四季度相比,网易2002年第一季度的营业费用共压缩了117万美元(1000万元人民币),减幅为27%。根据网易管理层的介绍,销售与管理费用中,法律、审计、管理与投资顾问等服务费用的开支下降,其他正常的销售与管理费用项目略有增加。销售与管理费用与去年第四季度相比总体减少了88万美元(700万元人民币),据此估计,去年第四季度网易为在纳斯达克复牌、因股东集体诉讼而寻求的法律顾问服务以及为账目审计所支出的费用,应该不低于88万美元或全部销售与管理费用的三分之一。去年第二、第三季度这方面的支出应当更高一些。假如这两个季度正常的销售与管理费用与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与管理费用持平,那么网易为财务假账及纳斯达克复牌所付出的代价应在750万美元以上。

 

2002年第一季度,由于收入大幅增长的同时营业费用大幅压缩,网易的营业亏损与净亏损已经分别减少到230万与215万美元,低于搜狐同期的254万与221万美元。由于搜狐全部未摊销的商誉净值已在去年第三季度全部注销,网易与搜狐的经营状况已经不必再引用试算表的数字进行比较。

 

投资者的信心


网易及时公布2002年首季业绩报告,是新组成的管理层为挽回投资者信心的一种努力,但是 2001年财年与2002年首季这两个财务报告接踵而至,并且财务数字前“暗”后“明”,倒是容易给投资者造成一定的误会。不过,网易2002年首季营业收入的增长点是面向个体消费者的付费服务,不像广告收入那样有提前或迟延入账的可操作性。


挽回投资者信心是网易目前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网易1月2日在纳斯达克复牌之日,股价从 2001年8月31日停牌前最后交易日的0.64美元跃升至0.95美元。2月12日,是网易股价在1美元以上价位收盘的唯一一个交易日,从2月13日这天算起至3月27日,网易股价已经有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按照纳斯达克的除牌规则,网易要在6月底前想办法使股价回升至1美元以上并稳守10个交易日,网易股票才能继续留在纳斯达克全国市场挂牌交易。


网易的管理层要摆脱过去的阴影,及时向投资者披露公司的经营状况是一个良好的开端。2002年首季业绩报告给投资者雨过天晴的感觉,业绩报告公布的第二天,网易股价就从0.83美元爬升至0.90美元;2月26日,一篇道琼斯通讯社采访网易代理 CEO的新闻报道,使网易股价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以来首次跌破1700点大关的当天逆市而上,一个鲤鱼打滚就从0.90美元翻上了与搜狐持平的 1.05美元价位,升幅高达17%。这样,网易只要在随后9个交易日中将股价稳守在1美元以上,即可暂时摆脱摘牌的危机。


与网易的情况类似的是,搜狐曾在去年9月19日至10月31日的31个交易日中股价持续低于1 美元,但由于是受“9.11”事件的影响,纳斯达克暂缓执行摘牌规则,因此搜狐摘牌的“计时器”并未启动。搜狐今年的股价走势一直不太好,曾不断有零星几个交易日股价跌落至1美元以下;4月5日至4月18日,搜狐股价也有连续10个交易日处在1美元之下。但搜狐200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发布后,股价也随即跳出1美元的泥沼,并在一天之中劲升了10.5%。



未来的课题

 

2001年是网易的大难之年。我们现在欣喜地看到,网易正在从过去浓重的阴霾中走出来。2002年首季的业绩表现,是对网易向在线游戏实行战略突破的一个初步的肯定。根据网易管理层的介绍,网易目前的受众70%为16至25岁的青年,这正是网易门户网站与在线游戏业务的结合点与着力点,也是网易能够从速重树投资者信心的一个“法宝”。

 

战略与市场定位确定后的网易,还有几个迫切的课题摆在管理层面前:

 

一是彻底摆脱纳斯达克除牌的危机。股价重回1美元以上只相当于让网易松了一口气而已,在接下去的两个月以内,网易管理层还要努力使网易股价维持在1美元以上。由于网易尴尬的过去,仅仅一个季度的业绩还不足以让投资者信服,而“重拾山河”的工作也还很难让新的管理层能够对盈利时间表以及下一个季度的业绩作出前瞻性的预测,因此与投资者的关系,是网易需要敏感把握的一个重要方面。

 

目前国内三大门户网站的股价全部低于每股账上现金持有量及所有者权益,其中网易的股价折扣最大,因为网易受除牌的威胁最近,而且存在股东集体诉讼赔付的问题。网易管理层表示,股东的集体诉讼存在和解的可能。如果除牌与集体诉讼这两个问题获得解决,在赢利模式清晰或者盈利可以预期的情况下,网易的股价还将有一个很大的上升空间。

 

二是建立与健全内部控制机制。网易出现过的问题,在增长型企业中不乏先例,也许可以留待以后再作探讨。我们应当相信,网易不会再被自己过去投下的阴影绊倒。

 

三是盈利。网易千头万绪理还乱的状态已经成为过去,从以上的财务报告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突破重围的网易仍和新浪、搜狐站在同一条盈利的起跑线上,不同的是他们正在走的是一条不同的盈利路径。

 

在线游戏是网易突破以雅虎为代表的 “传统”门户网站模式的一个重要战略举措。在网易上千万的用户群中创造一个虚拟现实的游戏世界,利用门户网站的开放性、多重性和巨大的发展空间,充分体现了丁磊深得互联网精髓的领悟力。“大话西游”是网易在线游戏的第一个尝试,商务运作已经具备一个良好的整体性。用户以“点数卡”的方式付费,点数卡可以在网上、书报摊及便利店买到,可以用来向网易的任一个收费服务项目付费。在线游戏也不局限于自主开发,网易下一个重点将是引进中国台湾、韩国或日本的在线游戏“大片”。

 

网易在短信服务上并不落后于人,在网络广告上也不轻言放弃。网易门户这个平台的日浏览量与注册用户与新浪、搜狐比肩,但是网络广告收入却不足搜狐的五分之一、新浪的十二分之一。通过消除过去的负面影响并重整广告业务,网易广告收入的增长将可以大大超过其他服务收入的增长,从而使网易的盈利前景变得更清晰可见。网易代理CEO孙德棣在接受道琼斯通讯社的采访时说,网易“已经放弃过去将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出售给其他媒体和互联网企业的打算,正专心于经营自己的业务”。这是网易恢复自信心的表现。

 

网易股东与管理层的自信心,是网易的投资者、用户、客户与供应商对网易投信任票的前提条件,是做好一切工作的“纲”,纲举目张,一个自新、自信、自强的网易,正在向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