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2-01-18

(重发后记:2000年年底,继中华网突然声称要收购三大门户后不久,又忽传网易要插草自卖的消息,本文根据这个背景写就。由于与我一贯的风格不同,故收载于此。)


戏说门户合纵连横


《中国计算机报》2001年1月18日


  《中国计算机报》编者按:关于中国几大门户网站的生存和发展的话题,《中国计算机报·互联时代》早在去年12月14日第93期就用大型专题的形式,向读者作过详细的分析和大胆的预测。


  而岁末年初一连串真真假假的传言预示着门户网站将在今年一决胜负:先是岁尾传出中华网对中国门户网站送秋波;新年伊始,网易有意转手的消息又传得沸沸扬扬。而网易创始人丁磊近来在不同场合的扑朔迷离的说法,以及中华网急急忙忙地四处辟谣的做法更引起业界对“风雨欲来”的强烈预感。


  为什么门户网站购并会引起人们如此关注?门户购并会发生在谁和谁之间?购并后对中国门户网站的格局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一连串的问题看来只有到春节后才能见分晓了。春节前,本报专栏作家吕伟钢基于长期对国内国际门户网站的跟踪,及时对人们关注的这些问题作了大胆而诙谐的分析,以飨广大关心互联网发展的读者。


世纪之交,一向还算沉稳的中国互联网业界突然发生了躁动。继搜狐裁员、8848分家后, 12月19日,中华网的CEO叶克勇在公司的年终总结会上突然呼吁内地门户“三剑客”——新浪、网易和搜狐与中华网合作与合并,暗示这是“三剑客”最明智的选择。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华网的言论引来了网上BBS论坛一大片反对的声音。此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3日,路透社报道了网易正在寻找海外买主的消息,网上顿时流言四起,对买主的猜测莫衷一是,真假难辨。“三剑客”自在纳斯达克上市后,似乎又将在2001年上演连台好戏,只是舞台上的布景已经换了。


舞台的布景


2000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挫了39%,是纳斯达克市场有史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对纳斯达克股市今年的走势预计也很不乐观,主要是美国经济增长趋缓,各行各业的盈利水平都将低于预期,“新经济”各种令人眩目的遐想正在失去魔力,投资者接受投资风险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投资理念日益趋于保守。


对门户类网站打击最大的则是网络广告市场的萎缩。2000年第三季度,网络广告收入在连续48个季度的增长后首次发生负增长,“抗震”和“御寒”能力最强、每季度的业绩报告总能给华尔街带来惊喜的雅虎,刚公布的第四季度盈利水平首次未能超过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雅虎管理层还大幅调低了对2001财年的业绩预测。雅虎的股价,在2000年从新年后第一个交易日的237.50美元跌至年底最后一个交易日的30.06美元,第四季度业绩报表公布后的1月11日,更跌至25.88美元的新低;雅虎的市值则从最高时的1000多亿美元跌至不足150亿美元。


与互联网泡沫一起破灭的,是纳斯达克市场上的“中国概念”。一个简单理由是,互联网并不能大幅超越传统经济发展的水平,它仍然受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形态的严重制约。WTO下市场准入的前景也远不是原来想象的乐观。


最新一期的CNNIC报告尚未正式公布,但是美国的互联网咨询机构已经纷纷调低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前景的评价。Forrester Research6月30日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劝告美国的投资者将对中国互联网的投资推迟到2003年; 10月份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举行的亚太地区企业领导人研讨会上, Gartner Group指出电子商务在中国大陆的前景被严重误导,2003年中国大陆B2C电子商务只值5.7亿美元,将远远低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27亿美元。 Gartner Group告诉与会的企业领导人说,由于华尔街在.COM公司大行其道时脱离技术的现实作了太多大胆的预测从而提高了人们的期望,.COM公司还要面临更多的灾难,不仅美国如此,中国、印度也一样。


对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更新一轮的打击来自美林证券。美林证券于1月9日刚刚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对2001年中国网络广告收入的预测从1.2亿美元调低到8000万美元,并建议证券市场的投资者对中国门户网站的投资要格外谨慎。美林证券的亚太互联网研究小组的负责人说,“在接下去的两个季度中,除了兼并外,我们看不到任何有利于股价的刺激性因素存在”。


在这份研究报告中,作为网易上市承销商之一的美林证券对2001和2002年网易的收入预测调低了25%,对新浪的收入预测调低了15%,而对中华网的收入预测仅调低了5%,主要是因为中华网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它的子公司——互联网方案服务商Web Connection。此前的12月份,美林已将对搜狐的收入预测调低了30-40%。美林保留了对新浪和中华网的投资评级,但将网易的投资评级从“买入”调低为“持仓”,对搜狐的投资评级从“中立/持仓”调低为“中立”。中立的含义实际等同于“建议卖出”。


不论这些美国的互联网研究机构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和前景的认识是否正确,它们都左右着美国投资者对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投资态度。在这种市场氛围下,四大中国门户网站在纳斯达克的股价都受到了严重打压。中华网CEO叶克勇12月19 日在年终总结中自豪地说,“亚洲互联网公司中,唯有中华网没有跌破发行价”,可是他的话音刚落地,12月20日,中华网股价跌破了5美元(中华网上市后经两次拆细,原20美元的IPO发行价相当于拆细后的5美元)。世道变了,基于常识的结论也容易被现实推翻。目前四大门户网站的股价,全部低于它们的账面资产价值,“三剑客”的股价之低,相当于它们手中1美元的现金,正在以60-80美分的价格售出。


春天的火热、夏天的兴奋刹那间转换成了冬天严寒的场景。


喧嚣的幕后


“三剑客”正受到来自资本市场和用户市场两方面越来越大的压力。尽管它们全部声称要在二、三年内盈利,可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保持信心已是越来越难。最难的其实还不是对自己的信心不足,而是对竞争对手的信心不足。在我们以前的分析中,我们认为“三剑客”手中持有的现金足可维持到它们在三、五年后盈利的时刻。但这是一种静态的分析,在这种静态下,只要“三剑客”相安无事、各自默默耕耘,最终走出黑暗的隧道,迎来盈利的曙光。艰难时世中,最怕的是突变的事件,如何保持管理层和员工的稳定即是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而更让人忐忑不安的则是竞争对手的突变行为。根据博弈论,力量相当的三人中任何两人的联合都可置第三人于死地;三人中最先引入外援的人,则无疑又抢了先手的优势。


◆网易先走一步


网易首发制人,率先充了主角。从Hotmail获得灵感而开发出国内第一个免费电子邮件系统、卖出163电子邮局的概念到网易转向门户网站模式,无不印证着丁磊在技术和商务上的远见卓识。丁磊、王志东和张朝阳三人中,似乎只有丁磊从未受过技术员、工程师、科学家思维定势的桎梏;王志东是在屡受挫折后才从程序员脱胎而出,成就为一个精明老到的经理人;和张朝阳谈话,可以感觉到他仍然像一个物理学家一样在精细地思考和谋划。唯有丁磊是个生意人,用生意人的眼光看技术的演变和发展。这正是他的过人之处,他或许已经看到了超越门户网站的又一发展领域,年轻而自信的丁磊相信他可以找到许许多多他能胜出的机会,而不必死守网易安身立命。


网易曾经在CNNIC调查中两次拔得头筹,但新浪在99年并入华渊网后迅速壮大,坐拥中国两岸三地和北美的四个站点,号称是面向全球华人的网站;99年7月率先登上纳斯达克的中华网,也在两岸三地建立了自己的据点。在CNNIC调查中被新浪压了一头的网易登时感觉到了在大中华区“落单”的危机,于是和同样存在危机感的香港的网上行(Netvigator.com)和台湾的奇摩(Kimo.com)结成了华网联盟(Greater China Portal Alliance)。华网联盟实际上只是在名义上存在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两岸三地的互访流量既不显著也不对等,尤其是当时华尔街热炒的“中国概念”的重头是中国内地市场,这一经济利益不对等的联盟最后不了了之,但这是丁磊第一次感觉到危机的存在。危机感和对危机的预见力使丁磊未雨绸缪,在中国门户网站尚处于布局阶段时就跳出“中国流”的下法,观棋者满座皆惊,唯有丁磊心中笃定如山。


◆中华网如意算盘


争当主角但是否轮得上当主角的是中华网。中华网得风气之先,占尽天时地利,统揽时局风云变幻。可是“寡人有疾”,名为门户网站的中华网,门户的比重反倒远不如它通过兼并购得的一个提供互联网解决方案的子公司。1999年7月上市前才刚刚以深圳为基地开通的中华网网站,为了对得起“中华网”这个称谓,在2000年上半年曾经立下雄心壮志,要全国一盘棋,晋身门户三甲。可是其时内地的门户乾坤已定,要撼动“三剑客”的地位实属不易。中华网最能读懂华尔街的风向标,2000年下半年,这场刚打响的战役就匆匆鸣锣收兵。欲取之,必先予之,然后静观其变。互联网气候急转直下,转瞬间就到了冬天。严冬中的中华网粮食弹药最为充足,号令天下的雄心不泯。怎奈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雅虎突出奇兵将奇摩收入囊中而在台湾称王,又虎视眈眈窥视大陆。来科思(Lycos)则自从5月在中国IT业的软腹部上海登陆后既“吃饭”(并购MyRice.com)、又谈“漂亮的女孩子”(丁磊对网易的形容),来势汹汹想另立山头。这一变数打乱了中华网的如意妙算,一旦“三剑客”全部远嫁“外族”,无疑等于是抄了中华网的后路,堵住了中华网在内地发展的可能性。中华网急忙忙向“三剑客”伸出橄榄枝,但是由于平时“交情”不深,中华网的“善意”是否有人能够读懂,难说。


乱点鸳鸯谱


◆中华网垂青新浪


中华网急购,网易急售,你娶我嫁二者联姻的机会不小。但“三剑客”中,中华网对新浪情有独钟,二者的互补性也好。新浪的强项几乎都是中华网的弱项,新浪在中国内地、台湾地区和北美的网站都很强,而中华网正好在这三地较弱,但中华网有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强势和对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渗透,新浪和中华网两者结合在一起,才可当之无愧地称作最大的立足中华、面向全球华人的网站。新浪务实的作风、优秀的销售队伍、在中国内地的品牌效应,都是中华网鞭长莫及的;而中华网的资本运作经验、在华尔街良好的公共关系以及域名资产,也足使新浪网望洋兴叹。二者走到一起的最大障碍在于各自的企业文化,用水火不容来形容似乎不太为过。


◆搜狐适嫁雅虎


搜狐的企业文化倒使得它最容易被雅虎或其他美国公司看中,搜狐和ChinaRen之所以能走到一起也靠的是企业文化上的认同。从用户数和访问流量上看,雅虎买搜狐比买网易或新浪效果都好。根据iamasia公司的分析报告,雅虎中国和搜狐的结合将可拥有572万家庭用户和76%的到达率(即76%的中国互联网家庭用户访问雅虎+搜狐;另外,此处的家庭用户指的是根据调查统计得出的 Unique User,而不是网站自己声称的注册用户数)。尽管搜狐收入最少,但雅虎进入中国的早期阶段关心流量应甚于关心收入。搜狐持有的现金最少,股价最低,价格上划算;搜狐在IPO之前私募的资本不多,也利于合并的谈判。


问题的关键是雅虎对中国市场一直顾虑重重,自99年11月进入中国后至今尚处在蛰伏期。雅虎在中国的意图一直守口如瓶,据说一个月前刚刚访问了中国、并声称要在中国互联网投资20亿美元的孙正义对雅虎中国迟迟不在中国行动表示过不满,近来雅虎中国的总经理张平合的去职是否意味着战略上的重大调整尚有待观察。


◆来科思饥不择食


来科思在中国网民中的亲和力不能和雅虎相提并论,但它的进攻态势比雅虎厉害。有西班牙电讯公司30亿美元现金撑腰,又结合了新加坡电讯的力量,来科思亚洲发誓要在亚洲让雅虎甘拜下风。来科思最先谈了台湾的奇摩,但被雅虎抢了“新娘”,来科思在中国内地因此有点饥不择食,吃下了MyRice.com(多来米中文网)这个零食。据报道,来科思已以1000万美元、相当于每个用户8.4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MyRice.com。MyRice.com为来科思带来的用户数是119万,到达率为22.5%。相比之下,来科思要是买下网易的话,网易可以为来科思带来的用户数是493万,为来科思增加的中国互联网家庭用户的到达率为65.7%。从每用户的价格来看,MyRice.com相对于网易肯定要便宜得多,问题是一个MyRice.com不足以支撑起一个足够强大的来科思中国,而买了MyRice.com后再买“三剑客”中的任何一家, MyRice.com对于来科思恐怕就变得一文不值。


◆网易整妆待嫁


候选人之一:雅虎


网易的策略投资人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和雅虎的合作关系一直不错,2000年1月AOL宣布和时代华纳合并的消息后,市场上一度盛传雅虎和新闻集团也有可能走到一起。尽管雅虎一直坚持走自己互联网的“轻”模式,但和新闻集团在欧洲联手攻城掠地有目共睹。网易经新闻集团从中撮合达成和雅虎中国的交易也未可知。新闻集团另在ChinaByte中有一半的权益,在凤凰卫视有高达30%以上的股份,为进入中国媒体业费尽心机的默多克如何盘算尚不得而知,但雅虎对默多克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良好关系肯定影响深刻。


候选人之二:微软MSN


网易的另一个可能的买主是微软的MSN。将免费电子邮箱(Hotmail)、即时消息(MSN Instant Messenger)和网络电话(NetMeeting)捆绑在一起是微软所向披靡的聚集人气的集束武器,恨只恨当初丁磊“偷”了当时还未投向微软麾下的 Hotmail的注意,使免费电子邮件系统在中国遍地开花;对中国市场稍不留心,OICQ又在大半的中国网民中落地生根,现在MSN万丈高楼要平地起,就难了。用网易做MSN大厦的基石,算是一报还一报吧。


候选人之三:搜狐


网易和搜狐合并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无论网易还是搜狐,都尚未走过季度亏损的最高点,两者合并后带来的成本、市场营销费用、管理费用的减少将特别显著,只要过了磨合期,合并后的网易+搜狐收入与支出两条线将加速靠拢,盈亏平衡点提前到达。可是两者的合并将可裁去一半左右的员工,丁磊仍将是合并后的网易+搜狐最大的股东,即使张朝阳当CEO,谁听谁的这事还真说不清楚。另外,网易和搜狐的合并对管理层来说除解约补偿金外没有任何好处,股价上扬的空间也有限,如果分别卖给除新浪而外的第三方,第三方的出价肯定在账面资产净值之上,股东和管理层可以分享到一定的Goodwill和Bonus。


 


◆“三合一”?


“三剑客”如果合到一起,市场份额将可达到80%以上,这种垄断虽可抑制或推迟AOL、MSN、Excite@Home等进入中国,甚至有可能将雅虎及来科思逼出中国市场,但垄断对中国用户不利,三家合并这种个案的可能性也要远远小于两家合并的个案。


在中国进入WTO尚未成定局或中国互联网商业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三剑客”仍有可能以私募的方式引入像AOL这样在中国内地毫无根基的策略投资者,为自己强身补体。不过263.net(首都在线)应比“三剑客”更有竞争力,由于经营模式同为ISP+ICP/Portal,AOL或MSN会更青睐263.net。微软在中国经营多年,它的MSN网络进入中国的支点相信应该比AOL更多。


FM365和Tom.com都有可能或早或迟扮演一定的角色,不过它们不一定按门户的思路经营,在此略过不提。上海热线、21CN等区域性门户网站,赛迪网、硅谷动力等IT门户网站,以及和讯、海融等财经类资讯网站,都有可能在门户合纵连横的对手戏中上演精彩的一幕。


锣鼓响了,等着开场


合纵连横的大戏并不好唱。台上演戏的人,手上都拿着一本他们自己写的剧本,导演他们自己要演的角色,唯有力量和制约,将规范和推动情节的演绎和发展。


我们好奇地等待好戏开场。兼并与收购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还相当陌生,这是为我们传统的体制和文化所决定了的。马云说,中国的企业只会老,不会大,这话有道理。兼并从许多层次和方面能够帮助我们的企业长大。水平的兼并产生规模经济效应和合力,使企业节省成本,提高效益,并使行业有序和规范化;垂直的兼并帮助企业在产业链上纵向发展,并帮助产业资本在行业间优化组合和流动;兼并可使资源获得更合理的配置和有效利用,淘汰不称职的资源使用者和管理者。兼并是完善的市场机制环环紧扣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像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一样经历如此曲折和戏剧性的变化,也没有任何一家以中国内地为基地的企业像三大门户网站一样整体上与国际资本接轨,直接把美国的资本市场当舞台,驶入没有航标的河流,经受腥风血雨的洗礼。无论继续前行还是抽身退出,它们引入的现代企业制度,都对我国的企业改革有着深远的影响。


我们耐心地等待好戏开场。